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婚法三章 > 198 相负,相付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198 相负,相付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说完那几个字,安泽凝视着我,目光似是无尽的眷恋,他想抬手,去触我的手指,然而还没触到,就无力垂下,缓缓的闭上了眼,最后的那个眼神,满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安泽!安泽!醒醒,别睡!坚持住,我送你去医院!”可惜无论我再怎么呼喊,他都听不见,趴倒在那边的星野见状,飞扑过来,一把将我推倒在地,扶起安泽。

    又一次跌坐在地的我头一紧,晕了过去,后来清醒之后才知道,送我们去医院的是范星彦,我只是一些皮外伤,没什么大碍,季惟至今昏迷不醒,听说伤得很严重,我想过去看他,护士不许,

    “再等半个小时水挂完你才能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安泽呢?他怎么样?有没有醒来?”

    护士摇摇头,“你是说跟你们一起送来的另一个人?他的情况好像不容乐观,伤的是内脏,到现在都没出手术室,估计……”

    咬了咬唇,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说出口,但我也能想象得到,没敢再问。即使我跟他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不愉快,但听到他的解释之后,我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活下去,他才动完手术没多久,要是再因为我而死去,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和折腾不都白费了吗?

    两个人我都担心,但对章季惟是出自爱的关心,对安泽只是出于愧疚,

    说是半个小时,我巴巴的盼望着,还偷偷加快了滴水的速度,可也足等了四十多分钟才挂完这瓶水。

    挂水一结束,我就下病床,找到章季惟的病房去看他,出来就见文乐正靠在病房门口打电话,等她挂断,我才问她,

    “你哥怎样?醒了吗?”

    看到她点头,我终于松口气,谢天谢地,他总算醒来,这是好事,文乐不应该高兴才对吗?愁眉苦脸是几个意思?难道是为了另一个人?

    “不会是范星彦出事了吧?”

    摇摇头,她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闪躲,“他没事,”

    我想也是,能把我们送来,他的伤势应该不重,刚想再问,她已经迟疑开口,“只是我哥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不是醒了吗?”顶不住我的急切追问,她才说了实话,“他的眼睛,好像又出问题了。他才换过眼角膜,半年而已,今天的爆炸对他的眼睛伤害很大,刚刚医生来检查,已经确诊,他……失明了!”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明明已经恢复,现在居然又出事?这可怎么办?他肯定很难受吧!

    “你别吓我,不是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我哪敢胡说!”文乐低头抹着泪,我立即打开房门,就见章季惟安静的躺在病床上,听到开门声,望向这边,面上笑容绽放,“香香?你来了?”

    他居然知道是我?那就是没事咯?“你能看到?”还没来得及欣喜,就见他敛了笑意,“听到你在外面的说话声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他的目光没能准确的落在我面上,这种场景似曾相识,早在我们结婚之初,他就是这样的情况,我再也笑不出来,明白他是真的失明了!

    “季惟……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心疼他的眼睛,我走近他,默默抽泣着,他伸出了手,大约是想拉我,但不知道我在哪里,没碰着我。我赶紧伸出手臂,把手递给他,放在他手掌之中。

    我的手是温热的,他的手心却是冰凉,紧握之后,他一直询问我的情况,我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“我没事,都是皮外伤,不要紧,你该担心的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笑意顿敛,他的面上显露出一丝惶恐,“是该担心,之前我失明那次,章家对你威逼利诱,你才被迫嫁进来。这次不一样,没人强迫你,我又变成了瞎子,你肯定不愿再嫁给我这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我怎么可能嫌弃你!”深挚的感情被质疑,那种感觉很不好,“当时你明明可以先逃出来,是为了救我才坚持留下,你的眼睛是因为我才受伤,我不可能不管你!”

    不放心的他又问,“你只是出于愧疚才想照顾我,但心里其实不愿意嫁给我,对不对?我已经换过一次眼角膜,一年之内是不允许再开刀动手术,就算一年后可以,也不定会有合适的,让你照顾一个瞎子一年,确实为难你了。

    你放心,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强迫你去做什么。既然你不愿嫁,那就走吧!会有医护照顾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松开了我的手,迈过脸去,紧抿薄唇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我赶紧解释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不是因为愧疚才要照顾你,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话羞于表达,发于心间,止于唇齿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,偏偏他一味追问,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在医院这样的场合,突然让我说些肉麻的情话我还真说不出口,正犹豫间,他又哀叹,

    “算了,不想说那就不强求,你走吧,我累了,想休息。”

    见不得他这幅失望的模样,我一着急,就冲口而出,“因为……我对你的感情,一直都没变过,之前是觉得自己不干净了,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你,才想离开你,

    虽然你也来找我,可我总怕你只是一时冲动,或者是因为自责才要对我负责,但被梁易行绑架那会儿,你连命都可以不要,坚持留下,要救我出去,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震撼!更加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!

    你是抱着与我生死与共的决心,我竟然还怀疑你对我的感情,简直蠢到家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你还愿不愿意跟我复婚?”他一脸期待的看着我,我又害羞了,“都说得那么清楚了,你还不懂吗?明知故问很讨厌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他不解风情,一脸耿直,“我不懂,摔伤了脑袋,智商欠费,你得明明白白的说清楚,我才知道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样子真的很欠揍哎!但我又不能拿他怎样,只好羞涩的点点头,他不满意,“光点头没用,得用语言表达清楚!”

    本来我已经做好了继续说下去的准备,但他这句话成功了引起了我的怀疑,“你怎么知道我点头了?你不是看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慌乱了一瞬,他又恢复镇定,“一种感觉,感应到你在点头。”

    “感应个鬼啊!”仔细盯着看,他才发现他的眼珠子转得贼溜!根本不像是失明的模样,瞬间被他气炸,爆发狮子吼,

    “章季惟!你怎么可以欺骗我的感情!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多担心!心疼又愧疚,难受得要死,结果你居然是骗我!”

    本来凑近他是方便骂他,但他居然一把搂住我脖颈,顺势一带,我瞬间趴在他身上,他就这么吻住我的唇,用柔情去化解我的愤怒!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的吻技太好,我被他吻得天旋地转,已然忘了自己原本是要训斥他的。

    病房外的文乐听到动静,大约是以为我们在吵架,立马冲进来,却撞到这尴尬的一幕,

    我吓得推拒,他却不许我起身,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护着,嫌弃的瞪着文乐,“没眼色,还看?这时候你应该装瞎出去,带上门,谢谢。”

    干咳一声,文乐忍俊不禁,好心提醒,“那什么,医生可是交代过,病患不能剧烈运动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轻微运动。”

    看来文乐是早就知道的,“你也跟他合伙骗我?”才质问了一句,她立马转身,“刚想起来,护士说范星彦叫我呢!大概是病危了,我得赶紧去一趟,回聊哈嫂子!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溜之大吉,留下我和章季惟,就这么被他抱着很难受,我想起来,他还不许,

    “香香,我们大难不死,证明是天生一对,老天也不忍心拆散我们,想让我们复婚,走完余生。不要再逃避,瞻前顾后,嫁给我,做我的妻子,我们再生个孩子,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,一辈子!”

    这次我终于没再犹豫,心满意足的点头答应,“好,你说怎样就怎样!”

    他反倒是愣了,“居然答应得这么干脆?看来我是得感谢梁易行那个混蛋,坏心做好事,让你看清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究竟是什么,促成了一桩姻缘。”

    一半一半吧!“其实也不全是为这个,主要还是因为,安泽救我出来之后,跟我说了一句话,他说那天,他没碰我,唉!原来只是吓唬我而已,我还当真了,难受了那么多天,现在好了,已经说清楚,证明我还是干干净净的,那就可以回到你身边啊!”

    我开心了,章季惟反倒不高兴,不满的捏了捏我的鼻子,“我还以为你参破了人生的真谛,不再被世俗的条框束缚,才会抛开一切愿意嫁给我,到了居然只是因为这个,你才回心转意?

    他要是不告诉你,那你是不是还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啊!”我窝在他怀里,手指在他的病服上轻轻的划着圈,“你诡计多端,就算我不愿意,你照样有办法让我答应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词儿不好听,怎么叫诡计?那是鸡汁好吧!”

    拍了拍他的手,我不乐意,“怎么改捏上瘾了?不是捏鼻子就是捏脸,把我脸都捏大了!讨厌!”

    “捏下就能大啊?那么神奇?不如你来捏我试试?”说着他拉住我的手,往他被子里面放,意识到他的目的,我哭笑不得,

    “这可是医院,你也敢开车?”

    说说笑笑,我们之间的心结终于解开,心向彼此,无惧阻碍,但有人欢喜就有人忧,安泽终是没能救过来,

    本身他的头部已经受过多次伤,且又才动过手术,这一炸,彻底毁了!

    本来还沉浸在和章季惟和好的喜悦之中,听到这个消息,瞬间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,躲在他怀里哭了好一会儿,我才缓过神来,哀痛悲戚,

    “老天给了他那么多磨难,他都挺了过来,为什么这一关就坚持不住呢?季惟,是我害死了他!都是我不好,我就是个害人精!摊上我准没好事!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”替我擦着泪,他好言哄劝,“正是因为你好,他才会一直放不下,心甘情愿为你付出,他的感情太执着,即使活下去,可能也无法爱上别人,你应该换个角度去考虑,

    也许这样的结果,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。”

    对安泽而言,这究竟是遗憾还是解脱,我们无从知道,星野不许我见他,我终是没能再见安泽的遗容。

    我知道星野恨我,恨我辜负了安泽,可是人心只有一颗,只能付给一个人,而那个人,就是章季惟!

    他是值得我爱,也深爱着我的男人!既然认定,就无法更改,我讨厌模棱两可的感情,只想给他唯一,身与心,皆属于他,没有任何犹疑!

    人这一生,有意或者无意,难免会辜负一个人,但在遇到对的人时,坚决不能放手,不管遭遇多少磨难,都要坚持下去,相信苦尽甘来,一定能守得云开见月明!

    但愿安泽在天堂安息,若有来生,希望他能遇见视他如生命的那个人!

    “老婆!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声清亮的呼唤打断了我的思绪,回头就见下了车的章季惟手搭外套,意气风发的走向我,

    看到他回来,我难免意外,“不是说今晚有应酬不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他笑着揽过我肩,得意挑眉,“你还真信了,骗你的,今天可是我们结婚周年纪念日,我肯定得回来陪你过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故意给我惊喜!其实我也没有太在意,“那是第一次结婚的时间啊!你确定要过这个纪念日?咱们还有复婚的日子,总不能过两次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沉吟片刻,他干脆决定,“那就按第一次来,反正从那个时候开始,你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!”

    看他两手空空,我撇撇嘴,说他没诚意,“这就叫陪我过纪念日?什么都没准备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他理直气壮的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我还以为是钻石珠宝之类的,仔细一看,居然是冈本!

    他还特得意的朝我挑眉,“有诚意吧?今晚全用了!”

    我气急败坏的锤他一拳,“这也算礼物?哼!不开心!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夫妻矛盾是一盒冈本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两盒!”说着他居然又掏出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紧攥拳头,我懒得理他,转过身去,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,他从背后环住我,还笑我,

    “老婆真生气了?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哄好吗?”

    说着他将一枚盒子在我眼前打开,“逗你的,这盒不是冈本,是红宝石戒指,8克拉,前两天有场拍卖会,但你不舒服就没去,我把它拍下来,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红宝石!一定很贵吧!小心翼翼的拿出戒指,我心疼的问他多少钱,他说260万,我松了口气,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,能接受,反正我老公有钱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他又说,“美元。”

    当时我就腿软,骂他败家,“怎么可以买这么贵的戒指!挣钱不容易啊!不能挥霍的!”

    章季惟点头连连,“对自己当然不能挥霍,对老婆绝不能小气!”

    好吧!看在他这么有觉悟的份儿上原谅他了,但又不忘警告他,“下次不许了哦!你只要经常回来陪我吃饭,给我买朵玫瑰我就很开心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容易满足?那今晚不交功课行不行?”

    想得美!“那不行!冈本都买了,不能浪费!”

    夕阳下,泳池边的我们惬意依偎着,暮光照进他眸眼,闪烁着温暖又迷人的光芒,我的山水落在他眉目,而他已经刻进我人生的故事书!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