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  漆黑

    草绿

    茶色

    银色

    米色

  • 黑色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  栗色

    雾白

    暗紫

    玫褐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    启体

    雅黑

第333章 君臣斗法

    太子府书房内,太子和太子詹事甄平对面而坐。

    自从得知昨夜睿王两次进宫见驾,太子的情绪变得很是低落,他以为这是自己失势的前兆。

    甄平虽然脸上没什么变化,但心里却是有些低落。并非因为所谓的太子失势,而是因为无论心胸见识,还是魄力手腕,太子都远不及睿王。

    即使他能力再强,但太子不给力,他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甄平开口道:“殿下,昨夜先后有两人叫开城门,一个是怀县县尉,另一个是章县加急信差。微臣已经派人去这两处打听消息,想必明日便有回复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睿王两进皇宫,也是与此有关,并非陛下主动宣召,殿下又何必忧心忡忡。至于那二人为何去见睿王,而不是来做殿下,想必是因为事情多半与太子近臣有关。”

    甄平侃侃而谈,说来很多大道理,终于打消了太子心中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唉!”太子长叹一声,紧皱的眉心稍微舒缓,抬头看向甄平,问道:“现在我们该怎办?”

    甄平稍加思索,说道:“等!也只能等!现在形势不明,不可轻举妄动,只能派人暗中打探,等到事态明了后,再决定采取什么策略。不过,太子最好设法去探探老爷子的口风。”

    太子闻言点点头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老爷子的态度都至关重要,必须要去探一探。口风若紧,必定于己不利,需要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“殿下,甄詹事。”门外走进一人,乃是太子府的秘事主管,司理一切秘密事宜。

    “刚刚得到消息,睿王殿下去过大相国寺,与三难圣师独处半个时辰,后又召见了三苦禅师,又呆了近半个时辰,刚刚回府。至于谈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甄平微微皱眉,睿王去大相国寺,莫非与周世钊有关?若是如此,章台大营恐怕发生了重大事故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开口道:“你下去吧,安排人去章台大营探探,看看有没有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!下官告退!”秘事主管转身走了出去,安排密探去章台大营探查,不表。

    甄平思虑片刻,抬头看向太子,问道:“殿下,您以为睿王去大相国寺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太子闻言一愣,颇为诧异的看了甄平一眼,这不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……明摆着的事吗。睿王素好佛法,去大相国寺除了谈经论道之外,还能干什么,总不至于想要剃度出家吧。

    甄平看到太子这副模样,顿时心中了然,自己算是白问了。看起来,还不如自己去寻求答案。

    “殿下,臣告退。”甄平起身告辞,他要去安排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太子坐了一会儿,起身离开,他要去皇宫走一遭,一来探望母后,二来探探父皇的口风。

    太傅府,六部尚书再次聚首,商讨今日发生之事。

    他们虽为六部首脑,在城防营都有自己的眼线,但对于究竟发生什么,却一直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前所未有,局面隐隐有些失控。因此,他们如坐针毡。故而才赶来太傅府,向老太傅求助。

    老太傅老神在在,看着六部尚书抓耳挠腮的猴急样,心里犹如吃了蜜一般,甜的很啊。别看他久不上朝,看似远离朝堂,实则退居二线,幕后掌控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位极人臣的六部尚书一时半刻还离不开他这棵老树。

    毕竟,老树盘根嘛。

    “都会回吧,近些日子安分些。若谁作死往枪口上撞,别怪老夫不搭救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开始闭目养神。近日一系列的事情,都是他一手策划,并没有与其他人通气。毕竟兹事体大,少一个人知道nèi mù,便会多一分安全。

    六部尚书并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,虽然不情不愿,但也只能垂头丧气的的走了。

    骤然,书房内出现一道人影,身穿黑袍,面如猢狲,一双蛇眼阴鸷而歹毒,正是火烧聚义分赃厅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回来啦,事情都办妥了?”老太傅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都办妥了。不过,刚刚太子进宫了,好像是去探口风。”黑袍人的语气依旧是那般和缓。

    “是吗?事情越来越有趣了!”老太傅白眉微挑,太子和睿王争权,自已也好从中渔利。但是,这局面还不够乱,还在英宗的把控之中。

    只有乱到超出英宗掌控,自己才有机会振臂一呼,重入朝堂,再掌相权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老太傅猛然一捶桌子,说道:“现在睿王势优,我们倒要拉太子一把。你去杀了镇殿将军,用此信做成畏罪zì sh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从桌上拿起一封信交给了黑袍人。

    “明早,会有人看到镇殿将军投缳自尽,并留下绝命书。”说完,黑袍人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老太傅眼眸内滑过一丝笑意,随即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而此时,皇宫御书房内,英宗看着太子那百般刺探的样子,心中颇为不喜。陡然,他心中灵机一动,太子若被那些人蛊惑,从而行差踏错,必定乱了大局。倒不如借机关他个禁闭,让他老实几天。

    当即佯怒道:“身为太子,国之储君,岂可因风言风语而妄加揣测。自今日起,监禁半月,好好反省。无事不得会见任何外臣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太子吓得一激灵,当即跪倒在地,奏道:“父皇,儿臣知罪,还请父皇息怒,保重龙体,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太子慌里慌张的退出御书房,回转太子府,自是百般惆怅。

    太子詹事甄平得悉后,放声大笑,笑的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太子气急败坏的追问原因,甄平笑道:“殿下尽管什么都不做就是,多看,多听,多想,但是不必说,保持沉默就好,免得惹火烧身。”

    太子闻言一愣,尽管不明所以,但他却相信甄平不会害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夜,一道黑影窜入镇殿将军府,直奔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内,镇殿将军杜国柱正在看书。皇帝老爷子数次申饬于他:没文化,要多读书。因此,他纵使不情愿,也会每日读书到三更。

    骤然,窗户被人撞开,外面射进一人,身罩黑斗篷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”杜国柱话刚出口,直接被那黑斗篷一掌敲晕。

    黑斗篷用杜国柱的腰带将其吊在房梁之上,做成投缳自尽的假象,又将书信在桌上摊开铺平,将一切布置妥当,便转身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