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买来的娘子会种田 > 第237章:大结局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237章:大结局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可汗的婚礼,酒,当然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闷在屋里的李红梅,这会儿却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敢哄着老娘就嫁了,赵大山你好样的,好的很啊。”

    正在叫嚣的起劲,屋门叩响。

    “可敦,大汗说怕可敦一个人太寂寞,是以,派贵批号的前来做陪。”

    李红梅不耐烦地喝斥,“一边儿去,姐没心思要人作陪。”

    这个臭男人,把她们母子扔到一边儿八年,八年啊,就后面的三年,偶尔寄回家一封“等我!”的信札。想想她怎么就这么的不值啊。

    “可是,大汗的命令,小的不得不从啊。”

    令李红梅更着恼的是,她这个可敦的话,好象不是太起作用。

    那个嫩的很的小男人的声音,居然在屋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……咦,等等……你给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当看清楚那张面孔时,李红梅愣住。

    她着急上火地冲上前来,瞪着站在屋门口的男人就是一通猛瞧。

    随后跟来的一群嬷嬷婆子们,更是汗颜不已。

    这位可敦你怎么比可汗还要吓人啊。

    拜托,可汗对这位痴迷就罢了,为什么可敦你也这样的下场!突然间觉得,这位赵大人,压根儿就是一个妖孽般的存在啊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紧盯着面前这一张,酷似二丫的脸蛋儿,李红梅激动了,她不敢置信地望着面前含笑的人。

    后者,则把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尔等且先下去,由我来做陪可敦就好。”

    等到人走了,李红梅才瞪圆了眼睛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子,我是三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三儿下拜,眼泪哗地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红梅则后退一步,不错眼地打量着面前这个长身而跪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的眉目,有几分二丫的秀气样儿。但是,表情,又有几分赵大山的坚毅样子。

    鼻子和眼睛,随了赵大山。

    那脸蛋儿,完全就像极了二丫儿么。

    是以,哪怕是分开了十一年,可她还是在看见他的第一眼,也会觉得……面前的人是如此的眼熟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……三儿?”

    李红梅几乎要哭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为了找三儿,耗费了多少的精力财力啊。都有些绝望了,现在,却突然间看见了三儿。还是这样一个精神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是三儿。当年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三儿把自己的人生说了出来。整个过程,李红梅听的一会儿高兴,一会儿又流眼泪。

    直说到后面,赵大山都被人搀扶着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喝酒,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三儿看着这个进门还嚷嚷着的男人,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嫂子我告诉你,我大哥太欺负人了。明明我跟你们好久不聚的,一直寻思着吧,等到家国平安了,我就来找你们,一起过着安生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李红梅用力点头。“对啊,对啊,这是好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三儿又赶紧告状。“然而,你无法想象,我大哥这人居然如此的坏啊。他愣是在你们成亲的前几天,把可汗的宝位禅让给我了。我,我不愿意啊,现在,只想请嫂子你收回这一印鉴。”

    三儿说着,就赶紧把印鉴掏出来要塞给李红梅。后者呆呆接着,最后,把印鉴放在一边儿。“咳,容我,与你大哥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等到三儿走了,屋里只剩下咬牙切齿,瞪着醉倒的男人想要发飙的一对儿。

    赵大山哼哼着,“水,水啊……”

    瞪了好半天,李红梅起身,拎起一壶水。

    “唰”地一下,径直就浇在了男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,下雨了啊,好雨,好雨呢,唔不错,再来。”

    李红梅听一怔。

    “这人,是真的醉了还是假的醉了啊?”

    浇水,他还乐的要再来。有病吧。

    不过,确实是不解气啊。

    再浇,我再浇。

    于是乎,原本只是放在屋里面的一些清洗的水,愣是被可敦给全浇在了可汗的脸上。

    最后,赵大山眯着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鼻子……好象进水了。”

    李红梅冷笑,“进水了,就喷出来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赵大山哼哼着,又往李红梅面前凑了凑。

    “难受,你怎么不说,我带着三娃,独守空房的八年,更是难受!”

    赵大山表情不怎么自然了。

    “媳妇,我现在弥补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红梅叉腰,气不平。

    “补偿,我把你胳膊伤一个大伤痕,最后好了还结疤不?”

    赵大山苦恼地皱眉,“会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这伤痕就补的起来?”李红梅傲气地抬高了下巴。那冷漠的样子,看的赵大山直挠头,“那媳妇你到底要怎么才能解恨啊?”

    李红梅冷冷拿出一张纸,“在这上面契约,咱俩的婚姻就算是解决了。和离书。”

    赵大山气的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书我不会签订,这一辈子,你永远是我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他气愤地唰唰几把撕掉契约,再得意地,“媳妇,这一纸契约不算数了。”所以你还是我的娘子。

    李红梅抱着双臂,对于这男人的无耻行为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不签订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山兴奋地凑过来,“媳妇你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李红梅突然间绽放出美丽的笑容,这笑容,妩媚,多情,美艳的让人挪不开眼。一时间,赵大山看傻眼了,气息急促地上前,“媳妇,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啊。春宵一刻值千金,咱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由分说,径直就把人往床上搂。尼玛的,媳妇儿旷了八年。

    他这八年……全靠的是五指山啊。

    可是,令人懊恼的是,趴在媳妇身上好半天,兄弟不给脸!

    李红梅本来还身娇体酥的,这会儿被男人好一阵折腾,最后,却偃旗息鼓了。抬头,灿烂的眼睛对上男人尴尬惶恐的眼神,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赵大山……你……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山炸了,“我,我哪里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李红梅伸手戳戳男人的软小二。

    “嗯,你很行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山一下子把脑袋瓜埋在被子里面,“媳妇,我没脸见人了,我,我,我……”特么的,兄弟怎么不行了,啊啊啊啊。

    李红梅肯定地点头,也不是太惩罚他了。这男人,好象这些年,还算是干净的。嗯,暂时,就原谅他吧。如此一想,女人的眉眼都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赵大山抬头撞进她笑成了花朵儿的脸,内伤的更想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媳妇啊,你这样是啥意思呢?我都不行了,以后,咱都没……不行,媳妇你不能因为我不行就和离。可是,媳妇我拖累了你这么多年,我,我……要不咱还是和离了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男人一脸的纠结,李红梅肯定地点点头,“行,你放开我,这就去拿笔,我俩重新写一纸和离书。”

    按着她的男人身体僵硬,最后,有些伤感地问,“媳妇,你就真的……不那个不行的啊?我,我用手……我用别的方法帮你好不好,我,我那个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李红梅却突然间伸手,一把攥住男人的三条腿。

    “嗯,你确定你真的坏了?”

    女人含笑的,带着鼓励的眼神儿,看的赵大山内心火热。没来由地,全身就火热一片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不嫌弃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李红梅噗地乐出声来,一根手指头戳在他额角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儿的可汗么?我怎么瞅着,你还是以前的赵大山来着?就你这蠢样儿,怎么就当上了可汗的。”

    这几说几说的,赵大山的气息就开始凌乱。

    最后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媳妇,我,我好象……兄弟给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红梅再也忍受不住地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,她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尼玛的,这一个晚上,三十好几的男人,愣是折腾了好一夜。

    “赵大山,咱们说好了的,这是最后一次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媳妇,我兄弟说需要练兵,要不会生绣,象之前那样,打不起精神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山……这个借口,你说了不下五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是事实啊,兄弟又抗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……”

    夫妇俩一夜安好。第二天,可汗神清气爽,逢人,还会打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而且,也是这一个早上,番漠的人又一次被震荡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可汗把汗位禅让给了那个叫赵成枫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汗好象跟可敦都失踪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上面的事情,我们不懂,就看着便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是好奇这俩位去了哪里,是被新可汗给谋害了,还是出了别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众人纷纷议论的可汗赵大山,还有可敦李红梅,这会儿却奔走在山间小道上。

    身后,三个小不点儿一脸振奋,“一鸣,咱们要到老家了哦,我好想去爬树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摸鸟蛋。”一鸣嗷嗷尖叫。

    只有沉稳如成龙大哥,冷冷地瞟一眼前面那个黑大个儿,“我的目标,是打败赵大山这个可恶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另外俩小一听,立马点头,“哥,我们支持你,黑大个儿太讨厌了。打败他的希望咱们就全指着你,我们还小,在一边儿加油呐喊就好。”

    成龙吐糟:你们就比我晚出来几百个呼吸好不好~

    但是,盯着前面那个怎么看怎么讨厌的黑大个儿,他又觉得,人生,其实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,起码,打败这个黑大个儿就是最首要的。

    回到了山村,看着熟悉的人,踏着长满小草的泥土,李红梅伸手,“我……胡汉三……不对,我李红梅又回来了,我爱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山则憨厚地,“我只爱媳妇……”接收到三小嗖嗖的冷刀子,男人又慢慢吞吞补上一句,“也爱孩子们。”

    三小集体扭头,屁股对准了这个黑大个儿。

    赵大山则不以为然,一脸宠溺地看着那个奔向前面村民的女人:“还是,回到山村好啊,有媳妇,有山,有水,有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一家人回到村里的时候,却发现屋子都被人占了。

    “二弟,二弟妹,你们可回来了,再不回来呀,我怕这屋你们都要不回来了呢。”红棱看见这一家人后,笑的见牙不见眼儿的。

    然而,说出的话却让人很是着恼。

    赵大山挑眉,“被占了,谁这大胆!”

    红棱呶嘴,“你们且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当推开门时,看见那个抱着小娃的一脸沉静的妇人,李红梅和赵大山都惊呆了。“你,你是……”俩人一起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身后,红棱咯咯地笑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出门与人谈生意的时候,就捡到了这样一个人,想来,你们会喜欢,咱们妹夫,更会欢喜的紧,便把人捡了回来。谁曾想,把人捡回来后,这人住着上瘾了,不爱走了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李红梅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,眼里,有着喜极而泣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是你吗?”

    前面,还埋首逗着怀里小娃的妇人,在这时候慢慢抬头。

    看清楚夫妇俩时,只是迷惘地眨了眨眼睛,那眼神,就象是陌生人一样。但是,她眼里柔和的,母性的光芒,还是李红梅熟悉的。

    “罗姐姐!”赵大山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正要往前,一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男人却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莫怕,为夫来保护你了。”

    夫妇俩一愣,一起看向红棱。

    红棱感概的很,这才把一些细节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遇到罗姐姐的时候,她就跟这位书生在一起。人虽然瘦弱了些,不过,对罗姐姐是一心一意地好。俩人怀里的孩子,也是他们这两年生的。罗姐姐,好象失忆了。当年从那么高的悬崖摔下去,被书生救了,还能活着,便算是幸事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当年的罗含笑只是摔下去,却并没有真实的死去。死去的,不进这与书生一起同行的一个老乡。书生地救了罗含笑后,俩人日久生情,意外地还结合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构思出这一画面,李红梅看着那个淡然逗娃的失忆罗含笑促狭地笑。“也不知道,当年的女强人,在清醒过来的那一天,会不会很是着恼自己的第二次人生选择啊……”

    全剧完——

    紫酥的新坑《农妇门前野草多》开始上传了,各位小主们继续支持一番啊。

    来上个简介:寒初夏八字硬,嫁人当天克死男人,生个娃来历不明,所有人都说她应该早死早沉塘,神婆更说她会被天收地陷,男人也会嫌弃她……

    天收我?姐把天捅一窟窿。

    地敢陷我,姐把地填了!渣亲辱我,渣的你回老家玩儿!男人唾弃?左边一个书生口口声声叫娘子,右边一个黑面将军混赖管她叫夫人,中间一个翩翩贵公子温柔抛媚眼……这些是嫌弃的节奏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