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邪皇诱爱:爱妃,快灭火 > 第五百零二章 得之我幸(完结)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五百零二章 得之我幸(完结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李语嫣带着些笑意的声音在空旷的养心殿之中回荡,仿佛她一遍又一遍的在柳皇后的耳边重复着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镶了金边的华贵大袖之下,柳皇后的手紧握成拳,尖锐的护甲划过肌肤,带来的刺痛让柳皇后勉强保持着理智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真是好手段。”柳皇后强忍着愤怒冲着李语嫣露出一个微笑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笑容实在是勉强,柳皇后脸上的肌肉都在微微抽搐,看起来相当骇人。

    这样骇人的神情落在李语嫣的眼中,却让她心中无比舒畅,“娘娘谬赞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语嫣道:“娘娘,现在,您是不是应该束手就擒了呢?”

    “束手就擒?”柳皇后挑眉复述着这四个字,反倒慢慢冷静了下来,“本宫是墨国的皇后,难道你觉得这就能够让本宫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李语嫣也不惊讶,看神情反而像是早就料到会是这个回答。她耸了耸肩,道:“我知道您是不会束手就擒的,但是万一您想不开就答应了呢?”

    柳皇后被李语嫣的说法逗笑了,“说的好,本宫想不开才会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说完,在李语嫣的注视之下,柳皇后微微提起裙摆,转身直直朝着养心殿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步伐从容不迫,与平常并无两样,好像她根本就不是身处这等困境之中。

    大殿门口,赵成钰早就已经被九皇子的人控制,明晃晃的钢刀架上脖子。在死亡的面前,便是赵成钰都难以掩饰惊慌。

    侍卫们见到柳皇后从容而出,纷纷举起手中武器阻拦。

    柳皇后停下脚步,转身看了李语嫣一眼。

    李语嫣抬了抬手,所有侍卫们面面相觑,但是最后却还是将手中的武器放下了。

    柳皇后转过头去,走出养心殿的那一刹,她抬头看了看天空。

    有几缕金色的阳光穿透遍布天空的云层洒向人间,有一缕正好落在柳皇后的脸上。

    阳光刺目,柳皇后不得不抬起手微微阻挡。

    “娘娘在看什么?”跟在柳皇后身边的漠荷姑姑有些疑惑,不知为何柳皇后还有闲情逸致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柳皇后眨了一下眼睛偏过头去看漠荷姑姑,“这么好的景色,以后就看不见了,所以要多看一眼,免得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皇后冲着漠荷姑姑微微一笑,低下头,重新迈开了步伐。

    侍卫们手持武器,却碍于李语嫣的命令,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阻拦。只能够给柳皇后让开一条道路,看着柳皇后带着漠荷姑姑离去。

    养心殿门口,李语嫣双手抱臂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,神情之中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直接拿下柳皇后?!”洛淑妃冲了出来,高声质问道,“你这样做就是在放虎归山!”

    李语嫣抬起手捂住一边的耳朵,斜眼看向发怒的洛淑妃,神情颇为不耐,“不懂就别在这里瞎嚷嚷!”

    竟是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洛淑妃难以置信的看着李语嫣,“你……你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敢?”李语嫣不耐烦的皱眉冷笑,“你以为现在这里是谁在做主?看在赵成桓的面子上我不会动你,但是却不代表我不会软禁你!”

    洛淑妃倒吸一口凉气,刚要开口跟李语嫣理论,就被从后面走上来的德妃一记手刀砍在后脖颈上,两眼一翻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别理她。”德妃冲李语嫣笑了笑,“虽然我也不懂你为什么这样做,但是我想一定有你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李语嫣脸上的不耐在面对德妃的时候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亲昵的微笑,“多谢娘娘相信。其实我只是想让柳皇后有尊严的离开而已,毕竟是一国皇后。”

    德妃微微皱眉,“你倒是不怕她伺机逃跑以求东山再起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李语嫣坚定的摇了摇头,“柳皇后已经失去了能够东山再起的资本了。就算逃出去,也只能够苟活于世。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,苟且偷生与高傲赴死,她一定会选择后者。”

    德妃垂眸思索了一下,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虽然我心中无比痛恨柳皇后,但却也不得不承认,你说的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德妃看了一眼还被侍卫们羁押的赵成钰,“那赵成钰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语嫣看向赵成钰。

    赵成钰自然听到了李语嫣与德妃之间的对话,立刻大喊道:“嫣儿妹妹,我是无辜的!是柳皇后胁迫我来的!她杀了赵成尧,说要嫁祸给我,我是被威胁的啊!”

    李语嫣不为所动,转身走进养心殿中,在经过九皇子身边的时候她停顿了一下,道:“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九皇子耸了耸肩,“这个我可不知道,你留着问三哥吧。”

    “啧,疑心病倒是挺重。”李语嫣轻笑一声,揶揄的看了九皇子一眼。

    九皇子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,“那是,毕竟情况已经不一样了啊!”

    李语嫣轻吸一口气,转眸看向正从宦官手中接过玉玺的皇帝,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养心殿回皇后宫的路,这么多年走了不下百次。即便是闭着眼睛,柳皇后都能够安全回到自己的宫殿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她走得很慢很慢,时不时驻足四顾,像是要将周围的一切收入眼中。

    只是走得再慢,路都有走完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柳皇后带着漠荷姑姑走进正殿,漠荷姑姑隐约猜到了柳皇后的打算,眼眶都已经红了,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这样的表情?”柳皇后转身见到漠荷姑姑露出这样的神情,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漠荷姑姑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,“娘娘,别……”

    柳皇后的眉间微微动容,轻叹一口气,弯下腰去将漠荷姑姑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漠荷姑姑反手抓住了柳皇后的手腕,手上的鲜血将柳皇后的衣袖染成红色,“娘娘,还没有到最后,为什么就要放弃了呢?”

    “漠荷,你是不赞成本宫这样做的,怎么现在却这样劝说本宫了呢?”柳皇后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眼中有热泪夺眶而出,可漠荷姑姑神情坚定的道:“娘娘,对漠荷来说,您是最重要的啊!”

    柳皇后微微一笑,抬手将漠荷姑姑脸上的泪水擦去,“漠荷,谢谢你。只是已经无路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怎么会是无路可走呢?”漠荷姑姑说着自己都相信的话,只期待柳皇后能够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柳皇后松开漠荷姑姑,转身走上了皇后的宝座,“皇帝不在本宫的手中,本宫就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漠荷姑姑抿紧嘴唇看着柳皇后,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当多谢李语嫣,给了本宫这个体面离去的机会。”柳皇后说着,微微笑起来,“倘若不是立场不同,本宫一定会将李语嫣收为义女,好好的疼爱栽培,真是狠心却并非无情的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皇后从袖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瓷瓶来。

    漠荷姑姑立刻瞪圆了眼睛看着柳皇后,“娘娘,不可啊!”

    柳皇后却毫不犹豫的拔掉了瓶塞将瓶中液体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漠荷姑姑惨叫一声,扑到了柳皇后的脚边。

    手一松,瓷瓶落在地上,咕噜噜的滚动着。

    柳皇后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,笑容温和,“原来到最后,本宫只有你漠荷啊……漠荷,欠你的,下辈子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——”

    “刚刚有人来报,柳皇后已经去了。”九皇子得到消息之后就告诉了李语嫣。

    李语嫣眨了眨眼睛,有些惋惜的叹了一口气,看向皇帝,“皇上,请您下令,按规矩操办皇后娘娘的后事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哼一声,“柳氏恶贯满盈,不让她暴尸荒野已经是天大的恩典,你还想要朕好生收敛,体面的送她走?想都不要想!”

    以柳氏称呼发妻,可见皇帝对柳皇后是何等深恶痛绝!

    李语嫣毫不退让,笑着道:“皇上,此事乃是皇室家丑,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。难道您希望这件丑事载入史书,被后人流传?”

    皇帝顿时怒视李语嫣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究其根本,还不是因为皇帝不够强势,压不住自己的皇后?若是真的写入史书,人们在唾骂柳皇后的同时,也会对皇帝心生轻视!

    这是皇帝无法忍受的事情!

    “所以,皇上,请您让皇后娘娘风风光光的走吧!”李语嫣笑着看着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皱紧了眉头,闭上眼神情纠结。

    半晌,皇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“朕,准奏!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醒一醒!”

    轻柔的呼唤响起,李语嫣睁开眼睛来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身边,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小霖。

    李语嫣在小霖的搀扶之下坐起身来,南相思从桌边端来茶水给李语嫣润嗓。

    “本宫睡了很久了吗?”李语嫣抿了一口茶,问道。

    小霖点了点头,“已经两个时辰了,怕您再睡下去晚上睡不着,就斗胆叫您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语嫣点了点头,“皇上呢,外出可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声朗笑从门外传来,“朕仿佛听见有人在叫我?”

    身着明黄龙袍,有些风尘仆仆的赵成桓大步走进来,双眸含笑看向李语嫣,“可是皇后想朕了?”

    小霖和南相思十分有眼力的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李语嫣好笑的瞪了赵成桓一眼,“谁想你了?你怕是听错了!”

    赵成桓在李语嫣的床边坐下,“既然是朕听错了,那本来想要给某人的东西也就不给了!”

    顽皮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李语嫣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,“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赵成桓凑近李语嫣,“先说,有没有想朕?”

    李语嫣别开眼去,推了推赵成桓,一边却低声道:“想了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赵成桓如愿以偿,背在身后的手伸到李语嫣面前慢慢展开。

    李语嫣好奇的看着赵成桓的手心,只见手心中静静躺着一颗红豆骰子。

    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

    微微呆愣之后,李语嫣伸手将这颗红豆骰子拿在手中细细摩挲,“你知道吗,我刚刚做了个梦。”

    “嗯?梦到什么了?”赵成桓有些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李语嫣握住赵成桓的手,“我梦见从前了,梦见了祁浩辰、兰幽情,还有……柳皇后。”

    赵成桓反手将李语嫣的手纳入自己的手掌之中,“那些都过去了。所有曾经伤害过你的人,都已经死了,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李语嫣看着赵成桓脸上紧张的神情,忽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十分主动的依偎进赵成桓的怀抱之中,她道:“我知道。你在,我就不害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成桓轻轻拍着李语嫣的肩膀,“是,你夫君在呢,别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,有你……”李语嫣牵起赵成桓的手,将红豆骰子放入赵成桓的手中,又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上面,“我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赵成桓低头轻吻李语嫣的额头,“也是我的幸运。”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