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  漆黑

    草绿

    茶色

    银色

    米色

  • 黑色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  栗色

    雾白

    暗紫

    玫褐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    启体

    雅黑

第249章 自己作死

    “丞相,这是本王的府邸——”月轻梧大步走到男人面前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用力的攥着我的胳膊,“就算要抓也是本王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动手?”男人似是听到了一个笑话,“王爷,扶乐国的人都知道,王爷尤其宠爱这个月族妖女,难不成就不顾我这爱了你十几年的女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丞相,虽然郡主还未进门,但是你依旧是本王的岳父,本王会为郡主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“讨回公道?”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,“王爷要如何讨回公道?”

    “三日后,祭坛,九王妃月离火谋害郡主,当众烧死——”

    烧死二字出口,满场安静。

    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月轻梧,甚至于我。

    “九弟喝多了,把他带回去!”扶星冀冷漠的说着,随后他身后的黑衣侍卫就走上了前来。

    月轻梧冷冷一笑,“三哥,月离火害死的是本王的两个侧妃,烧死最为恰当!”

    “最为恰当?”我眼神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尽管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,但是从月轻梧口里出来,却让我心里一寒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——王爷,老臣感谢王爷为小女做主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老泪纵横,月轻梧冷漠的瞧了我一眼,俊美的脸上带着冷酷。

    “月影,带下去!”

    “慢着——”扶星冀冷声说着大步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处罚,本王不管,但是这三日,本王要亲自看管月离火,九弟和丞相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不行——三哥,你跟月离火——”扶族公主突然站了出来说着,只是话还未说完,突然被黑衣侍卫给敲了个晕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有异议?”

    扶星冀带着三分邪气,七分杀气,他身后的十二个黑衣侍卫也慢慢的向我靠近。

    “三哥——这是本王家事,这三日本王要把月离火交给岳父看管——”

    “岳父看管?”扶星冀冷冷一笑,“那她撑得到三日后?”

    “丞相,你还真是慧眼识人,有个好贤婿——”

    月轻梧与扶星冀对峙着。

    月影与黑衣侍卫对峙着。

    我站在大厅的中心,突然有几分想笑。

    这一幕我不惊讶,我惊讶的是身份居然对调了。

    “九王爷,不宜与三王爷结仇!”中年男人附在月轻梧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面色凝重的看着扶星冀。

    “三王爷,既然您想带走,那便带走吧,只是三日后请不要干预行刑!”

    “本王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再次回到扶星冀的王府,我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身旁恨铁不成钢的男人,越发有当老父亲的模样。

    大概扶星冀是想当我爹吧!我想。

    身子懒懒的窝在软榻上,享受我最后的三天。

    “九弟已经跟丞相结成了联盟,月离火,这次是你自己作死的!”男人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——”我淡淡的耸了耸肩,作死也是一种本事嘛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不怕死?”男人不满的指头敲在我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怕呀——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死——”

    是呀,为此老男人可是把我嘲笑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可是大姐夫,月族都没有了,姐姐也死了,你不觉得死也是一种幸福吗?”

    “大姐夫我能求你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我严肃的看着男人,脸上挂着几分乞求。

    “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死了,请帮我照顾月芽儿,若是可以,请帮我把她交给月墨,若是——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我迟钝了一下,“若是月墨也找不到了,请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养大,等她长大了告诉她,她的母亲叫月烛萝!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孩子呢?”男人推开我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我手指摸在肚子上,唇角挂上了一抹自嘲。

    从前我总是希望有个孩子,继承月族,好让我回到21世纪,直到此刻我才知道,这个任务没那么容易完成。

    这里我有了太多的牵扯,有了太多的割舍不断。

    “我会陪着我的孩子死去,带着他一起路过忘川河,一起喝下孟婆汤,一起看遍曼珠沙华!”

    三日,我几乎都在跟扶星冀闲扯,期间月轻梧并未来过,来的反而是扶族君主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,天意外的晴朗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无奈,看来老天爷都看我及不顺眼,明知道要烧死,还给我来个难得一见的大晴天。

    脚步深沉的踩踏着还未化去的雪层,我一步步地往祭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四周全是围观的百姓,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妖女终于被处死了——”一个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咱们九王爷英明神武,不会被妖女迷惑的。”另一个说道。

    “烧死她——烧死她——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群群人高喊,我突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似乎以前也有人要被烧死。

    那时候月族人也是这样呼喊的吧。

    “月离火你可知错?”扶族君主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抬头望着台下的众人,望着远远看着的月轻梧,嘴角扯上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知错——当然知错——当初孤未曾狠下心来攻打扶族为错一。

    未曾识破扶族的奸细为错二。

    未曾杀进扶族人为错三。”

    “月离火——”男人语气高冷,“妖女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祭台上火把点燃,燃起了熊熊的火焰,我身子被用力的栓在了柱子上,打上了死结。

    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。

    我瞧着台下拼命呼喊的月不诺,她被月影用力的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王妃王妃——王妃——王妃——”莞儿拼命的呼喊。

    我浅淡的对着她们笑了笑,眸色清明的看着远处的男人。

    白色的长袍被风吹起了一角。

    男人俊美的好似要飞走了一般。

    眼睛蒙上了一层雾,让我的视线有些不明。

    月轻梧,别了——

    耳畔回荡着扶星冀的话,“月离火,你太把男人的感情当回事了,你不懂男人的野心有多大。

    一旦有了野心,便什么都不重要了,你是死在自己的手里!”

    用力的闭上了眼睛,脑海里翻滚着以前的记忆。

    我和妖女一起的浪荡岁月,月离水用力全力保护我的模样,还有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身下的火堆被点燃,火焰在慢慢上涨,就在我已经慷慨赴死的时候,天空突然飞出来十几个黑人装扮的男人。

    像是雨点一般落在地上,男人们单膝跪地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我抬眼望去,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。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