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失身王妃:邪王,硬要宠 > 第八十五章 掌柜同意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八十五章 掌柜同意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金色莲花的上方,忽然亮起了一盏白色的灯,也不知那灯光是如何做成,竟是从上向下照着,四周暗色的光线让这一盏灯显得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接着,一条纤细的绳子从上方缓缓降落,在那绳子上面,似乎是缠着什么东西,一条条长长的纱幔从上面滑落。

    借着灯,凌篱珞看见在那绳子上面似乎是缠着一个人,一瞬间她便明白了唐浅儿想要做什么,上一世唐浅儿也是借着这惊鸿舞在宫中一举成名。

    但那时候,却是几年以后的事情,现在的唐浅儿,技艺还尚未成熟吧,也是急切了些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,很多事情都在变化着,更多的事情发生的事间都在提前,难道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吗?

    就在凌篱珞还在自己的回忆之中的事情,金色的莲台上已经缓缓落下一人,那人带着金色的面具,将大半张脸都遮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露出光洁的下巴和一双水眸。

    就算是只凭这两样都让四周的人欢呼起来,只见台上那女子身披红色的轻纱,和台下飘散的轻纱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就像是本就生活在这里的仙子,带着不惹凡尘的魅惑穿梭。

    随着绳子的降落,唐浅儿也动了起来,只见她的手缓缓的松开绳子,莲步轻移,漏出雪白的脚裸,红色的轻纱从她的肩头缓缓滑落,光滑的肌肤隐隐若现。

    紧接着唐浅儿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铃铛,银铃随着她的身躯晃动着,响起了清脆悦耳的声音,引得在场的人都伸长了脖子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轻纱褪去,娇嫩的皮肤更是引得周围的一阵欢呼,唐浅儿的手指更是伸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,就像是一朵莲花正在生长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面具在灯光下更是反射出一道金色的光,忽的,她飞快的转起了身,身上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飞扬,掺杂着那不知名的花瓣,就像是那百花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当她停下来的时候,一只手从她的脸上顺着她脸上的线条滑下,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向了舞台的中央,期盼着看见她的脸。

    但令人失望的是,唐浅儿的手只是顺着脸颊滑下,却并未将面具拿下来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冲着一个放向看去,碧波一般的水眸盯着周围的客人,接着伸一根青葱般的玉指,缓缓的勾向了客台。

    惹的在那个方向的人都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凌篱珞却是知道,唐浅儿就是在勾引楼君鹤,这样想着,凌篱珞转头看向了自己身边的楼君鹤,果不其然,楼君鹤的眼睛已经移不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直直的盯着台上。

    楼君鹤是一个痴情的人,却也是一个多"qing ren"的人,他可以一直喜欢一个人,但同时,却也爱各色美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最是伤情,明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,却没办法要求他只喜欢一个人。

    在加上上一世的伤,凌篱珞永远都不会在喜欢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而凌雪梅却也一样是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人,唐浅儿的舞却是勾人,引得这周围的男人都对这台上的人流着口水。

    一股报复的怨念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见凌雪梅这般,凌篱珞微微一笑,开口说道,“唐小姐的舞可真是惑人。”

    “呸!像是个妖精一样,成何体统,果然是个私生女,没教养!”凌雪梅最见不得的别人比自己好,本来就有了一个凌篱珞,在加上一个唐浅儿,她现在已经快要被气炸了!

    但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见凌雪梅气鼓鼓的样子,凌篱珞决定在给她加上一把油,有些无辜的说道,“姐姐可是莫要说唐小姐了,她可是雪蜜郡主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这一体什么郡主,凌雪梅更是生气,她一把拍起桌子,冲着凌篱珞喊道,“雪蜜郡主的女儿又怎么样,还不是在这里演的像是个贱人!”

    她这声音可是不小,就算是周围的声音极大,但也遮不住这般尖锐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连远在台上的唐浅儿都听的一清二楚,正当她脚下做出一个飞鹤的姿势,单脚独立,整个身体只有脚尖着地。

    一听凌雪梅的话,一下子就摔了下来,“噗通”一声,莲台本就不大,在加上她这么一摔,唐浅儿一下子就掉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这水不深,却也是给她灌进了不少的水。

    面具也随着水流落下,漏出她一张美丽而不失温柔的脸,在别人看来,唐浅儿却是一个温和的姑娘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唐浅儿便是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啊!”

    她是已经对水有着深深的恐惧,凌篱珞三番五次的将她踢进水中,她还是有苦说不出,自此她便是再也不靠近有水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也是强忍着恐惧上来的,但一听见凌雪梅的话,一个失神便是从台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加上事情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,竟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救他,而是呆呆的看着她一个人像是一只落水狗一样的扑腾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唐浅儿大声说道,“混蛋,快救我上来,你们都是死的吗?快救我!”

    骂人的话破口而出,本就是没有什么义务救人的人更是不想上前,一个个的都站在旁边看着,还是掌柜走出来命人将唐浅儿拉上来。

    唐浅儿一出水,身上的衣服都被粘在了一起,紧紧的贴在身上,曼妙的身体让人血脉喷张,一张红透了的脸上还挂着水珠。

    装出来的柔弱在这一刻都全部都原形毕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着一张皮质的毛毯被披在了唐浅儿的身上,“姑娘快进去吧。”到底是多年的老江湖了,这歌坊的掌柜马上叫人给唐浅儿披上毛毯,又叫人带着唐浅儿下去。

    找了一件房间,让人安排唐浅儿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凌篱珞三人也连忙跟了过去,虽然遇到这样的事情,楼君鹤也十分慌张,但更多的却是高兴,据说这歌坊的老板是不轻易见生人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唐浅儿在这里表演,更是因为舞台落下了水池,想要找这里的掌柜,便是十分容易了。

    果然,当凌篱珞一行人走到给唐浅儿安排房间的门口之时,那掌柜正站在门口吩咐这身边的仆人,让他们给唐浅儿的衣服换下去。

    楼君鹤马上踏步向前,“马老板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抬眼,随后道,“太子殿下是来探望唐小姐的吧,她正在换衣服,马上就好,请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掌柜直接道破了自己的身份,楼君鹤瞬间愣了一下,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歌坊老板竟能这么轻易的说出自己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倒是凌篱珞十分平静,虽前世对这里并不熟悉,但自从是在门口见过那红衣女子之时,凌篱珞便十分确定,这里一定还有一个强大的幕后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自己一开始愚笨了,若是没有一个后台,又怎么能在这强权林立的京城栖息,更是些达官贵人都会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马老板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,想来也是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太子殿下所谓何事?”即使是这样,那掌柜依旧是跟着楼君鹤打着哈哈,即使是知道,也一样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只等着楼君鹤自己开口。

    “马老板,我也不跟你绕圈子,这七日以后的宫宴,在下想要请你们一起去表演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犹豫了半天,那歌坊的掌柜才说道,“太子殿下,你也是知道,我们这里从未外出演出过,你就不要在为难小的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楼君鹤的脸色顿时便不好看了,“我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老板,我们也是十分有诚意的前来邀请您的,您看这唐小姐也都因为这件事而落水,这中间曲折且先不说,但这雪蜜郡主可也不是好惹的人,要是她闹起来对这歌坊的名声可是有些不好”就在楼君鹤想要用自己太子的身份压着掌柜的时候,凌篱珞张口便说道。

    太子这话要是说了,歌坊的老板必定不会去宫宴,再加上歌坊背后的人,想必也不会比太子弱上多少,隐约之中凌篱珞已经猜到了这间歌坊的主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这接下来的计划,还需要这些人配合呢。

    掌柜的眼睛转了好几圈,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,凌篱珞说的没错,要是雪蜜郡主闹起来必定是满城风雨,到时候对这歌坊的名声影响十分之大。

    雪蜜郡主是一个十分倔强的人,闹起来不管不顾,对于这歌坊来说可是比楼君鹤的影响大多了。

    在加上楼主特意要照顾这姑娘,索性便是答应了她吧。

    “姑娘说的极是,七日之后,在下必定携歌坊最好的舞妓前去宫宴,”一听老板答应去宫宴了,楼君鹤十分感激的看向了凌篱珞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凌篱珞一定是爱自己的,不然也不会这般为了自己好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