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失身王妃:邪王,硬要宠 > 第八十八章 下药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八十八章 下药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,篱珞,你看人还是太过单纯了些,日后我会告诉你这些人除了我以外都是坏人,只有我是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听着楼君鹤的情话,凌篱珞一边看着太阳,这阳光实在是太过刺眼,让凌篱珞忍不住的将手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从前的自己才是太过单纯,竟然相信这样的人,他这一生是有自己的爱人,但他最爱的人,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对凌篱珞,对凌雪梅,还有唐浅儿,不过是先后的工具罢了,也是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“殿下莫要说了,还是快些去看看唐小姐吧。”终于,凌篱珞还是忍不住的打断了楼君鹤的话,这样的话凌篱珞怕自己在听下去会直接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将太子打出去。

    楼君鹤点头,“篱珞说的是,我这就去,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走走就好,一会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送你一起回去吧?”楼君鹤似乎是有些不放心,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凌篱珞没有理会楼君鹤的话,径直的向前走着,那方向忽然就是自己刚刚嫁进来的地方,只不过现在那里应该还是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楼君鹤见凌篱珞并没有搭理自己,还想要多说什么,雪波却将他拦了下来,“太子殿下,我们小姐想要一个人走走,您还是先去找唐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楼君鹤现在主要担心的还是唐浅儿会不会将自己的事情全都说出去,现在凌篱珞的样子,也只当她是多愁善感,见自己要去找唐浅儿吃醋。

    只要一会自己早些回来,好好安慰安慰她,一定会好的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楼君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太子府,临走之前让人好好看着凌篱珞,要是凌篱珞想要回去了,就让人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见太子已经走远,凌篱珞这才开口,“雪波,让你办的事情,你都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,奴婢早就办好了,只是不知,小姐的药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用多管了,只要看着效果就好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雪波还是有些担心,小姐现在的样子,似乎是有些不对,但雪波却也说不出来凌篱珞究竟是那不对。

    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吧,但是小姐怎么会对这太子府这么熟悉?

    虽是疑问多多,但雪波还是听话的站在原地,等着凌篱珞回来。

    凌篱珞自己一个人,一直向着自己从前住的地方走去,依稀记得,那个地方还盛开着奇异的花朵。

    至于雪波问的药,自然是凌雪梅送给自己的,昨天太子之前,凌雪梅就送给自己好些糕点,那里面全都是加了“料”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吸入一点,就会发热,陪着自己屋子中的香料,就会化作最为强力的催情香。

    在马车上的时候,凌雪梅怕事情暴露,早就将东西扔掉了,但是那时候凌篱珞却是趁机留下了一些。

    早在来的时候就全都磨成香料,让雪波放在了唐浅儿的房间,现在太子去,想来马上就会上演一出好戏了。

    到时按太子的性格,一定会怀疑唐浅儿,但无论怎么样,楼君鹤都会娶唐浅儿,就算是他不娶,唐浅儿身后的雪蜜郡主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已经开始茂密的草丛,凌篱珞自嘲的笑了笑,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自己前世嫁过来的时候,这里还叫人修剪过。

    记得那时候自己还很奇怪,这里为什么那么多的花草,楼君鹤说是特意为自己种植的,其实就是常年没有人搭理,野草重生。

    自己当时也真是傻的可以了。

    最后凌篱珞站在那杂草之中,静静的看着,看着自己曾经住过多年的家,但现在的凌篱珞心中早已经十分平静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会歇斯底里的愤怒,本以为自己会嚎啕大哭,但是这些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凌篱珞有的,只是报仇的决心,她要让这些人全都不得好死,让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在自己的眼前受着折磨。

    而楼君鹤在走出太子府之后,马上就叫人牵出马,飞快的去了凌府,凌辉见太子每日都往自己的家中跑自然是十分欢喜。

    连连的上前迎接,毕竟这可是未来的国君,只要是把太子处理好了,日后必定是加官进爵,现在楚国也就只有太子这一个人可能任职下一任皇帝了。

    楚皇是不会让自己的兄弟成为下一任皇帝,更不会让喜欢游山玩水的楼君白成为皇帝,只剩下这个楼君鹤。

    凌辉自然是要努力巴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是来找篱珞的吗?”

    楼君鹤此刻正是生气,但又想到自己的来意,便强压下怒火问道,“我找唐浅儿,她在哪?”

    凌辉一愣,随后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了菊花一般,虽然名义上凌篱珞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但是这个女儿对自己可是一点都不恭敬。

    现在还仗着手中的把柄对自己吆五喝六,要是太子还喜欢着这丫头,到时候自己还不是会被她压的死死的,现在太子竟想要找唐浅儿,这可是给凌辉高兴坏了。“太子殿下是要找浅儿啊,我这就带您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凌辉便带着太子走去了唐浅儿的院子,这凌辉前脚还没有踏进浅阁,只听院子里面就传来了一声求饶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断断续续,根本就听不清楚,凌辉一听,便皱了皱眉,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凌辉也是清楚。

    早在几天前他就听有的下人说过,唐浅儿有时候会虐待下人,想着这孩子从小就没有父亲,没有什么安全感,所以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发泄一下也是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太子在这里,却是有些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凌辉刚想要说自己先进去看看,却是被楼君鹤给拦了下来,“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凌辉犹豫了,这太子要是进去看见了唐浅儿的行为,一定会对浅儿的印象大打折扣,可是太子他……

    没等凌辉多说什么太子已经自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果然,在唐浅儿的院子里面,到处散落这乱七八糟的东西,屋子里面还有很多已经摔碎了的瓷器。

    整个浅阁都十分凌乱,这样的地方是在是不像一个女儿家的闺阁。

    到底是没教养的丫头,一个私生女还这般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就在最后一间房间,楼君鹤看见了唐浅儿的身影,只见她的手中拿着一条长长的鞭子,她的身前是一个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平儿。

    血迹从平儿的身上缓缓流下,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。

    平儿不敢反抗,她是家养的奴,要是反抗了,就连自己的父母都会受到惩罚,最后自己也会被买到其他更加可怕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,竟被分到了唐小姐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平儿绝望的时候,一道雄厚的声音将她从浑浑噩噩的世界中拉了出来,她抬起头,这才看见眼前站了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是谁站在这里,他就是平儿的英雄。

    唐浅儿一看有人来了,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鞭子,“太……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楼君鹤皱着眉,看着唐浅儿这般模样,这才知道从前唐浅儿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恶毒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你听我说,是这死丫头顶撞我,我才教训她的。”

    楼君鹤现在根本就不会听唐浅儿的鬼话,眼见为实,更何况这已经不光是亲眼看见,唐浅儿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!

    平儿小心翼翼的躲在了楼君鹤的身后,现在去楼君鹤对于平儿来说就是救世主一样,刚刚唐浅儿的话已经让她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太子。

    她不求太子能将自己那为妾室,但也希望太子能有自己好些,让自己离开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楼君鹤本就是想要叫唐浅儿停下而已,没想到那丫头竟然向自己的身后钻,实在是粘人,要是张的漂亮些还好,但这相貌平平的自己实在是提不起来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。”想了半天,楼君鹤还是妥协了,现在不是和唐浅儿闹翻的时候,也只能叫平儿先下去,自己和唐浅儿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平儿一听自己可以离开了,本是平凡的脸上漏出一个明媚的笑容,她努力的将自己最好看的样子给楼君鹤看。

    对着楼君鹤说道,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又向着唐浅儿附了附身,这才走出了浅阁。

    看着平儿竟然对着楼君鹤笑,女人的直觉告诉唐浅儿,平儿喜欢上了楼君鹤,这样的贱人,怎么有条件喜欢太子!

    唐浅儿越想越生气,绯红的颜色出现在唐浅儿的脸上,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楼君鹤,“太子殿下,我……刚刚真的是那贱婢做错了事情。”

    唐浅儿的解释实在是苍白无力,这地上的碎瓷片,和楼君鹤见到的样子,无论唐浅儿怎么说都是没有办法的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