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武侠修真 > 离归 > 番外·往事(5)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番外·往事(5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玄哥,我们家离落是特别的?你忘记了么?”玉清宁的声音带着丝奇异的安抚,像是在说服他,又像是在说服她自己,“你看看,前面三个孩子皆因为灵气,第二天未完便离开,而她呢?她是那样的健康,是那样的调皮,当初都未能夺取她的性命!现在也亦不能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坚定而又执着,隐隐带着几分凄厉。

    离青玄没有出声,他慢慢偏转头,眼角有着湿润,一时间,被誉为仙人之姿的他蓦然地多了几分老态,停止的肩膀,也不知在何时微微地驼了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女儿啊!

    盼了那么多年的孩子啊!

    看到与自己患难与共的夫人那般质问,他又怎么能回答?

    他答不出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,可是先生的话,他却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清宁,青玄。”苏明远似乎从这一系列的变故中清醒了过来,所有的理智也尽然恢复,少了平日里的偶尔乍现的轻松,冷声道,“此行过来,我和张鹏并不是通过恶海,那里早已没了法子,是因为机缘巧合下发现一处残缺的上古阵法,凭师尊帮忙简易恢复,才传送而来。由于启动十分不易,阵法那处估计坚持不到三天,所以你们此次得赶紧收拾物什,我们要立刻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听闻,脸色聚是一白。

    听苏明远如此说道,那么落儿大概只有回去才能有机会医治。

    可这离城,是他们夫妻二人耗费极大的心血建造而成,先不说里面的一草一木,一屋一瓦,就说在这城池内外的大大小小各种恢复生机的阵法,哪一个不是他们强忍着灵气干竭,身体力透制成。而且,这里的人们,到底是相处这般久了,民风淳厚,无大奸大恶之人,和曾经那弱肉强食的世界相比,着实是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要眼下,眼睁睁放弃这些人的死活……

    他们怎么能做到?

    “你们是忘记你们的根究竟在何处了么!”冷声一喝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再次变色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离青玄站起来,恭敬地作揖,想要说些什么。却被苏明远挥了挥扇子,所打断,“放心,我在临走之前,会在这里设置限制和阵法,你们只需找一个你们相信之人,来守着这座离城便可。”

    想到城里的百姓已无忧,玉清宁想起刚才还未问出口之事,有些急切问道:“表哥,是不是我们回到那里,落儿,就会根治?”

    离青玄也随之望了过来,脸色平静,可是仔细看,眼眸深处也藏着一丝期望。

    苏明远站了起来,望着她,神色莫名,直到好久,他才缓缓道:“你……应该知道,重骨之身,药石无医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经历大风大浪的离青玄几乎站不稳,而玉清宁更是跌落在椅子上,低声啜泣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一句话,让他们更是心沉到了底。

    只因为,苏明远道:“而且谁说,丫头会和我们一起回去?她要留下来,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纯白的绸线,勾勒出一朵又一朵绽放的梨花,如玉般白皙,如雪般晶莹。衬着浅粉色底的面锻上,原本的清新淡雅,又显现出了几分妖娆。

    离落目光怔怔的望着手里娘亲绣的香囊。

    虽然梨花很美,但是世人大多数都不太喜欢。就像离城里的大家都觉得春天梨花飘落是极美的,可春燕姐姐更喜欢杜鹃,王家嫂嫂更喜欢木棉,李家哥哥更喜欢兰草一样。

    她们说,梨花代表着离别。

    她曾经看到那个一天到晚老是爱打她小报告的小西哥,趴在一位说是她母亲的妇人身上痛哭流涕,娘亲说,那是因为离别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素白的小花,可她不喜欢离别,那么她还要不要喜欢?

    “小丫头,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坐在秋千上独自发呆的离落,被这一声唤醒,抬头,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,看着眼前的执着扇子,笑容可亲的白衣,只是片刻,便又低下头,把玩着手中的香囊,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隐隐约约的知道,他是她娘亲和爹爹的亲人,可是想着那日的惊吓,再想着最近这几日,娘亲看她时泛红的眼眶,她又着实不想与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气性还忒大。”苏明远收起了扇子,半蹲在她的面前,眼里含笑,“怎么大舅舅的话,都不想理?”

    大舅舅?

    想起自己曾置气,街上一天到晚蠢得只知道啃烧饼的胖丫都有舅舅,堂叔,小姨,大姑,为何她只有爹爹和娘亲。

    离落又稍稍地抬了一下头,看着这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眉眼如画,白衣胜雪。

    嗯,是个美人。

    离落在心里暗暗的点了点头。若是有这样一个大舅舅,她不吃亏。

    只是,念及这段时间,因为他的到来,家里人的心情似乎都不太好,而她也不好。

    她又瞬间把脸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包子脸,鼓鼓的,端是可爱。

    自己是有多久没有哄小孩了?苏明远很是惆怅。无论是家族,还是师门,这般大且有资质的孩子不是早早地开始尝试一阶入门,便是在父母长辈下学习应习得的常识,哪像这丫头这般爱玩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他师傅手下,怕是早早的开了个洞府,打发去修炼了。

    才不管是有多可爱。

    不过,这孩子不同。苏明远眼睫低垂,这孩子的命,若无意外,会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捆在一起,直至她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明远又换了副表情,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个物什,拿到离落眼前晃着:“小离落?真不想理大舅舅了?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这是琳琅与阿元!

    离落抱着眼前的小泥人,满脸幸福。这是戏折子里的小人儿,她爹爹和娘亲每天能让她出门都已经算是顶顶好的了,更别说,会给她买这泥人了!

    “坐!”离落眉开眼笑的指了指前面的石凳,看了看手中,月牙儿般的眼睛弯的更甚了,“大舅舅坐,张伯也坐!”

    张管事看了一眼苏明远,再其微微颔首示意下,便也笑着坐下了:“谢谢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孩子气。

    一个泥人便这般高兴。

    苏明远失笑,揉了揉离落的脑袋,不过并没有坐下,而是手中泛着盈盈光辉,离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,便看见秋千身旁,竟不知何时有了一个木枝编制而成的马扎。

    苏明远轻轻拂袖坐下,看见离落好奇瞪大的眼睛,摇着扇子,笑道:“怎么?丫头感兴趣么?”

    “大舅舅,这是话本里说的仙人的那种法术么?”离落兴趣满满,拉着苏明远的袖子,星星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差不多吧。”苏明远皱眉想了想,还真不知该如何解释,含糊的应了,便想起了什么一般,问,“小丫头觉得大舅舅是仙人么?”

    他看见一脸童稚的小姑娘,很是仔细的打量了他半天,然后摇了摇头:“不是,仙人不应该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仙人应该在哪里?

    他来了兴趣,想问,可是还未及张口,便记起那日张管事告诉他的话。他想,他大概是知道这丫头心中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没说了话,离落也乐的玩自己手中的琳琅和阿元,一手一个,就像当初戏台子上的一般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直到良久,苏明远悠悠的问道:“丫头,你觉得一个人特别想要得到一件东西的时候,需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离落被问的一愣,小脸皱巴巴的,歪着头,想了片刻,才道:“要得到,应该要先付出些什么吧。就像,张爷爷的糖人做的好看又好吃,可是没有铜钱,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苏明远被这稀奇的回答弄得也俱是一愣,小小的年纪,能知晓这些也是不易。想着便又笑问,“那……丫头觉得,如果还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得到的话,那应该是什么?”

    离落自小便喜欢自己琢磨些问题,苏明远这接着一问,她习惯性的撑着下巴好久,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:“会不会是遵守?”

    两个字引得苏明远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呐。”离落伸着小手数着,“张爷爷的糖人三个铜板一个,可是即使娘亲给了我三十个铜板,我都不能立刻买着,因为要排队,前面的人先买。所以啊,我想要张爷爷的糖人,就得必须遵守他的规矩,先来后到嘛然后再付钱买呀”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他随意提出来的问题,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,更没有想到还是这样的引用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五岁孩子来说,真是心灵剔透。

    这答案,怕是在他们那里,一些修行有所成就的人都看不透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资,与那般的根骨……

    苏明远心中的遗憾更甚了。谁叫她会是重骨之身呢?能无病痛的好生生的活到十七岁,都已经是极难得的事情了,更别说修仙。

    可惜,真是可惜。

    可就像这丫头说的,遵守二字。

    天命如此,这一切都得她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明远没了心思,站了起来,看着远方的天际,轻柔的拍了拍离落的脑袋,“丫头,你好好保重。”

    离落看了看手里颜色鲜艳的泥人儿,又看了看已经走在远处的白衣身影,有些摸不清楚头脑。正在这时,张管事也起了身,想要跟着上前,可是看到在秋千上的小小身影,停住了脚步,拿着一个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玉佩,放在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能暂时护小小姐平安,如果小小姐有一天能看到……”张管事还想嘱咐些什么,可看到前面远方已然停住的身形,轻声道:“小小姐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再看离落那双透着疑问的黑眸,便追着苏明远的方向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此玉佩晶莹,冰凉,通体透明,她一只小手便可以完全把握,看起来并不像是寻常人挂在腰间的配饰。离落看了片刻,便将其放入香囊中,揣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来,落儿,尝尝这个。”玉清宁执起筷子,为离落夹着菜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一张脸几乎全埋在碗里的离落连声应着。不知道为什么,今日的午膳全是她爱吃的,甚至有两样,平日娘亲说那寒气稍重,让她少吃,也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原本她应该好好地大饱口福一顿,可是她总有些莫名的紧张。

    娘亲和爹爹碗里的食物都没怎么吃,而且娘亲微微泛红的眼角……

    “落儿,怎么不吃了?”看着腮帮子胀鼓鼓的自家女儿放下筷子,一直注视着的离青玄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好了。”实际上,她有些不想吃……

    “落儿,要再吃些么?这些我都特意让方嬷嬷做的,都是你喜欢的。”玉清宁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明天再让方嬷嬷做吧。”离落抱着玉清宁的脖子,撒着娇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玉清宁连忙偏过头,用侧边的手擦拭着眼角的湿润,看到自己夫君微不可见的冲着自己摇头,调整了一下呼吸,转过头,看着自己身前的女儿,哑声应着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小姐,表少爷让我来告诉你们,一切已经准备好了。”门外张管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随后就到。”离青玄高声应着,门外的身影随即散去。

    “娘,爹爹,我们要去哪里啊?”离落被自家娘亲轻轻放下来,没答话,只是紧紧地牵着她的手,那力道捏的她手发疼。

    只是她微微抿了抿唇,没有喊出声,也没有再询问,牢牢地跟着她娘身旁往外走着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外面下起了小雨,如毛的细雨随风密密地下着,不多时,便将青石板打湿。和风,细雨,还有原本三月份才开,如今便已经飘飘洒洒笼络整个城池的梨花,让人只感到一片氤氲迷蒙。

    到了院落中央,只看见苏明远和张鹏就那样一前一后的站着,静静地等待他们。而之前的对话中所说的准备,在这里,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端倪,唯有身后空荡荡的花园。

    离青玄三步并作两步,快速走到苏明远身边,神色复杂地看着后面缓步过来的自己的夫人和孩子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离落不解地抬头,她能感觉到她的脚步愈来愈慢,愈来愈踌躇。

    像是这一声将她脑海中最后一根弦拧断,虽然她没有看,但她也能感应到不远处自己夫君望向自己的目光,里面有包容,有坚定,有果决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再去想了。

    狠了狠心,她牵着她走到了众人处,转身背对着他们,蹲下身子,看着离落。

    最近有些消瘦的身子,在雨色蒙蒙中愈显单薄,原本如同莹玉般的脸颊,在此时也显得更为苍白。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,投下一片小的阴影,掩饰着不易察觉的不安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女儿,她怎么能不知道她此时心中的惶恐?!

    只是,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,什么也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“落儿……”她哑声道,“好好,保重。”

    像是这句话彻底触及到她心中的敏感,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离落蓦然地抬起头,脸色甚是惨白,眼睛黝黑,一眨不眨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玉清宁捂住嘴,任由泪水从脸颊上滑下,转身,不敢再多看一眼,步履蹒跚地走到了苏明远身旁。

    离青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上前,对着自己女儿那双质问人心的眼睛,他都不知道,自己女儿年纪才不过五岁,为何这一眼望去,老成的让他心都颤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后的苏明远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碟似的物什,如星星般的荧光温和的将其包裹在其中,不知道苏明远口中念了什么,只看见那把桃花扇轻轻一挥,着玉碟便赫然变成三丈的圆盘,上边镌刻着不知名的花纹,待仔细看去,又像是某种符文。

    看着率先站上去的苏明远和张鹏,再看着苏明远弯腰扶着低声哭泣的玉清宁,离落自幼聪明,看到这一切还有什么不懂,小脸紧绷的点了点头,道:“你们要走,留下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陈述句,不容人置喙。

    “所以,爹爹,你也是和我说保重的么?”她抬头,眼神凉薄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离青玄原本在嘴边的两个字再也说不出口,看着下方倔强望着他的小脸,恍惚间,他似乎记起他年幼时的情形。一时间,万般无奈化作叹息,他摸了摸她的脑袋,随即将手稍稍提上,悬在空中,停滞许久,大手一挥,万物皆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承载着四人的玉碟早已消失在了天际。

    漫天梨花,满眼苍凉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娘亲曾说过的离别。

    被轻轻放在秋千上的离落,一张小脸苍白着,终是抵不过脑袋的昏沉,闭上了眼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