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武侠修真 > 离归 > 番外·往事(7)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番外·往事(7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等到离落甚是熟稔的找到钱掌柜的酒楼里时,长白胡子的老者还摸着须,微笑着在台子上讲着当今钟离皇帝与贵妃娘娘之间相遇的故事。

    离落原本身量就小,再加上曾经几乎每日都偷溜来这里,对于这里很是熟悉。悄悄地打量了一阵子,便直接偷溜到了后台,藏在了柜子后面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她遇见了不少人,看着他们之间的对话,她就知道,抹去改变记忆的不仅仅只有城主府,还有整个离城。

    她不敢让钱掌柜看见她,若是像往日般,被府里的人知道了,现在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。而且……

    她从柜子后偷偷露出一双杏眼,看着台上的胖胖的老者身影……

    只要再等一会儿,再等一会儿,就好了。

    古明通踱着方步缓缓从台上走了下来,整了整有些松的玉冠,低低咳嗽了一声,听着台下群众还未停歇的纷纷议论,笑着微微点了点头,满足地拐进了后台的隔间里。

    这是掌柜的专门为他准备的隔间,念其他年纪大了,需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古明通摸了摸胡须,对于钱掌柜的好意,他欣然接受。本来这世间的奇人异事,就鲜少有他不知道的,每天只是偶尔上台讲这么一说,每月就能拿到如此多的银钱,以及这般待遇,不得不说,他还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古明通面露稍许的得意之色,坐在红木雕嵌理石的方桌旁,伸手拿起桌上的紫砂壶就为自己斟了一盏茶,只是这茶盏刚递在嘴边,还未好生喝上两口,就被吓呛着了。

    “小,咳咳,小丫头,你怎么在这儿?咳咳。”古明通被呛得直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离落连忙笑的谄媚上前拍了拍老者的背:“古爷爷啊,我来听您说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书?!你这丫头又偷溜出来了?!”

    古明通气得眉毛打颤,每次这丫头偷溜出来,城主府都是好一副阵仗,想到那个场景,他只觉得先前呛得那口气膈在了胸口,怄的生疼。好不容易缓过劲儿,看着眼睛清澈,甚是明亮的小姑娘,一时间又气不出了,心头满是无奈,挥了挥手,“我刚刚就说完了,今天听不成了,你赶紧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古爷爷啊,我不想听钟离皇帝的事,我想听您说别的。”离落赶紧挪了一个凳子,爬了上去,笑眯眯的,很是自来熟,“咱们就讲神仙吧!”

    “神仙?”古明通听闻,眉毛又是一跳,看着眼前端端正正坐着,一副“您讲,我听”的恭敬表情的小姑娘,愣了愣神,“谁要讲了?你赶紧回家,别咱们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古爷爷,您就讲讲吧,这离城只有古爷爷您知道的最多,上次您讲的时候,我只听了一半,就被带回去了,您就再讲讲嘛!”一张小脸满是哀求,拉着老者的袖子死活不松手。

    古明通满脸无奈,顿了顿,叹声道,“丫头,就算我给你讲故事,也不能讲神仙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离落当即就是一愣,难道这之间又有什么变故了么?该不会这个记忆也被抹去了?

    还好,古明通的回答让她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告诫我,为人在世,不可诳语,不可胡言,子不语怪力乱神,我又能何如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古爷爷你没有胡言啊!这世上说不定真有神仙呢?”离落一边说着,一边紧紧地看着古明通眼里神色,“谁不让古爷爷说的啊?他才乱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啊,老夫这些皆是由老夫的祖辈一代一代传下来来的,可不能说是胡说。”古明通叹着气,“但是毕竟过了这么多年,也可能早已以讹传讹了。恐怕正因如此,那人才……”

    古明通顿住了,皱着眉没说话。

    为何他突然一时间记不清那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不由屈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他应该是记得的啊,这样的人怎么会忘?但是他怎么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,难不成真的是老了?

    一直紧紧观察着的离落,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古爷爷能出口成章,必定不是一个连名字都记不到的人。这番情形,反而让她想到了异状。怕是最可能的可能,就是她曾经听说书时,她的父亲来这里告诫过古爷爷。而现在他们走了,抹去了记忆,因此古爷爷只记得有人告诫过他,却又不记得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,能让他父亲过来告诫不让言说的……

    那么必然是事实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离落眼睛一亮,看着还在愁眉苦恼,琢磨着究竟是谁的古明通,连忙亲热地唤着:“古爷爷,你就说来听听吧!反正我就是听着玩儿,有什么可避讳的?”

    古明通看了看手边甘甜清香的茶盏,又看着眼前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小姑娘,长叹一口气,“那咱们可说好了,我给你讲故事,你听完了呢,就赶紧回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离落眼睛笑的月牙儿般,乖巧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古明通微微瞪了离落一眼,顺手又沏了一杯茶,想了想,又拿了些零嘴,放在她面前,得到离落更是狗腿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在很多很多年以前,我们脚下的这方土地,有无数的城池。这些城池……依附于家族,依附于个人而建立,那时没有皇帝,更没有钟离国,因为四处能人辈出,没有谁可以凭着一己之力,统治这块土地。”

    “能人?”离落歪着头问,“是学识广博,胸中自有丘壑之人么?还是武艺超群之人?”

    “不,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古明通认真的看着离落,像是为了证明他所言非虚,一字一句,掷地有声道:“这些能人,皆是神仙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神仙?”离落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呼风唤雨,驱邪除病,凭虚御风,不畏生死。不是神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离落没再说话。她总觉得,神仙应当远远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看到小脸肃然的模样,古明通以为离落听进了他的话,很是满意地捋了捋长长的白须,又继续道,“那时的风景极美,生活极为安康。直至有一天,人们在沧云海发现了一处异处。说起这个沧云海,在大陆的东北方位,终日碧海蓝天,微风轻抚,不少百姓都愿在那里居住,再加上海产丰富,更是吸引了不少的渔夫。然而,在那样的地方,无论是渔夫,还是那些神仙大能都只敢在沧云海近海处活动,因为其内部不同于近海的烟波浩渺,一望无际,那里白雾缭绕,弥漫于天地之间,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靠近,这些白雾都如有生命般的物什,奇异的流动过来,将其包围,直至其消失,就像被吞噬了一般。突然有一天,这些白雾都消失了。人们一开始都不敢靠近,后来有些胆大之人组织在一起,一同前往内部,发现不仅白雾没了,更奇异的是,远处隐隐约约似是有一座小岛。他们讨论之后,攀登上去,却赫然发现,这个岛如临仙境,上面的一山,一水,一草,一木,皆是由浅浅的白雾笼罩着,里面有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淡淡沁人心脾的清香,让人不由感到心胸宽阔,极为舒适。这此之后,渐渐的,人们开始移居在那个岛上,不少的神仙大能也发现那里更适合他们生活,便也飞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岛虽然是称作岛,但后来人们发现它不仅地大物博,和这脚下的大陆可以相提媲美以外,且环境舒适,自有一番奇特。再加上之前消失在雾中的人皆三三两两地在岛上被人发现,一时间曾经的误会解除,再加上四周风景如画,人们便索性其称为如仙岛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那如仙岛那般好,所有人都移居过去了么?”离落小口啃着板栗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古明通摇了摇头,“千般好万般好,可毕竟不如自己的家好。上至神仙大能,下至普通百姓,不少的人都移去了那岛,但是也有很多人,留在了这里。更有家资丰厚者,索性在两处都有了府邸,来回奔跑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很好么?就像皇帝的行宫,官宦人家的别院。”离落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古明通叹着气,“原本是好事一件,奈何,五千年沧云海的一场异变,竟生生的给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毁了?

    离落的板栗啃到到一半,便停住了。

    她没记错的话,上次古爷爷说的恶海,似乎也是在东北方向,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像是验证了她的猜想,古明通接着悠悠叹道:“那回所说的恶海,其实便是沧云海。说来奇怪,如仙岛安然无恙地存在了好些年,奈何在五千年前,如仙岛与大陆之间的沧云海再次云雾笼罩。只是这次却不如上次的白雾,不伤及性命,而是浓浓的黑雾,里面暗潮涌动,险象环生,甚至有各种各样的异兽出没,掩藏于黑雾之中。人还未靠近,便卷了去,不同于以往的消失,是直接血溅当场,怕是被这些怪物活生生的吃了啊!”

    原本就是内心藏着的事,可再次说着,却还有些心悸。古明通连忙端起茶盏,喝了口茶水压了压惊,便听见身旁小姑娘甚是担忧的言道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凶恶,那被海包围着的如仙岛怎么办?那里还有那般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古明通默默无语,直到半晌,年迈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,“那些老夫不知道,只是知道从那以后,如仙岛再没有一个人出来过。而且,咱们这方土地也逐渐地变了模样,原本的精致绚丽,繁花似锦皆沦落于平常。而那些长寿安康的神仙大能……竟也接二连三的早早陨落……”

    手中的板栗肉早已被心里有几分紧张的离落捏碎的不成样子,只是面上还未有所表情,像是被吓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模样,缓过神的古明通倒是有些暗暗后悔自己会这般毫无遮掩,生生地吓着一个小姑娘。等到这丫头似是回过神,古明通顿了顿,语气凝重,看着离落,颇为认真,“丫头,这些事老夫只知一知半解,还是曾经先祖入皇宫时听到的秘闻,如今世人早已不知。老夫虽说书,但向来是真真假假,点到为止,只为博大家一乐。老夫身下无子无徒,这些东西不说,怕是迟早也要消泯于世。你这丫头年纪小,却素爱闹腾,来老夫这里听戏,老夫为图一时爽快,和一时的不甘告与了丫头你。但老夫现下仔细想想,虽不记得曾告诫的那人是谁,那些话却没错。丫头,老夫知晓你古灵精怪,但这些秘闻传说,你心里听过就好,可千万不要说给他人,以免祸从口出啊!”

    “古爷爷你放心,这些话落儿自是不会说出,就权当今天在古爷爷这里听了个新鲜的话本。听过便不会留意在心上。”离落起身,恭敬地将茶端给了古明通,“古爷爷用些茶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如今尘世鲜少有人相信神仙等存在。

    是以,可见这等秘闻是有多隐秘。

    古明通将这些都告诉于她,且包含叮嘱,于情于理,她都应对他做出保证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赶紧回去吧!别回去晚了,又令家人担心。”古明通抚着额头,无奈挥了挥手。他刚刚讲了那些话,也不知道一个五岁稚儿能够记到什么程度,不过就算是偶尔说漏了口,童言无忌应该无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这边,古明通颇有些心烦意乱的侧身躺在隔间的软塌上闭目休息,那边,离落也熟稔的从酒楼里跑了出来,没人发现,直到离酒楼好一阵子,这才在街上晃出身形,装作偷溜上街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还得回城主府。

    绿芽不过是拿药的功夫,可能早已发现了她不在。

    记起当初刚醒时平儿姐姐所说,以及古爷爷的说法,想来虽然离城的记忆已改,但有些还是没有变的。

    比如,她爱溜出府。

    她此刻还应当像是从前一样,被府邸的人在街上找到,这才是最合适不过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嘴角弯起想要勾出个笑容,可是怎生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她爹爹每次黑着脸,装作凶神恶煞的模样来拎她回家,奈何再大的脾气,娘亲一顿宽慰,也少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那时,她总是爱在娘亲面前撒着娇,任凭爹爹紧皱的眉头,第二天,又是雷打不动,想法设法的偷溜出府了。

    哪曾想到会有这样一天,她温柔体贴的娘亲和色厉内荏的爹爹都遗弃了她。

    长长的眼睫低垂,遮住了眼中的那丝凉意。

    古爷爷说不知道那如仙岛的事情,可是听着以前娘亲他们和张管事之间的对话,她心里有了隐隐猜测。怕是,这如仙岛依然是五千年前的风貌,或者相较之更甚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和父亲也在那里么?

    如果,有一天,看到他们本该好好做内阁学士千金的女儿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们会怎样?和她这些日子以来一样不安,害怕么?

    离落的小手紧紧地捏着腰侧的香囊,直至好一阵,才默默松开了手,满手汗渍。

    “吴家婶婶!”

    已有些了日头,吴婶正收拾着案板,准备好生歇歇,等着她家那口子给她送饭换人来,就看见一娇小可爱的小姑娘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,亲热地唤着她,乌黑乌黑的眼睛直瞅着她,冲着她笑。

    “小小姐……你怎么在这儿?”吴婶一愣,看着案板上的肉屑和油污,再看着面前粉妆玉砌,肌肤似雪的小人儿,下意识地用布擦拭了一番,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落儿啊,你看你的病刚刚初愈,就这般跑了出去,好歹这里百姓淳朴,如若有一天,你出了什么事,叫为娘怎么办啊?”一袭红装的妇人美目通红,眼角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坐在床榻上的离落低下头,好半天不说话,嘴唇蠕动了好久,才道:“我下次不会了,娘。”

    像是想通了什么,又像是不在执拗什么,说完后她紧绷的身子蓦然一松,小小的身子,低着头颓然的模样显得愈发的可怜。

    “你啊。”李夫人慈爱而又无奈的笑着,摸了摸离落的头,将她环绕在自己的怀里,“下次可不许这样了,不然娘可真的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浓浓的鼻音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女儿眼角也是红红的,想着怕是懂事才有的愧疚,李夫人心中既怜惜又欣慰,当下慈爱的目光更甚,柔柔地嘱咐了一番,又喂了药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离落怔怔地看着关上的门,一时间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她,若呆在这里,只要她不去想,不去介意,她还是可以拥有待她如明珠的父亲和母亲的吧。

    不然,只有一个人的她……

    好怕。

    想起今日午时遇上卖猪肉的吴家婶婶,鬼使神差的记起了上次在酒楼里听古爷爷说书的回忆。明明已经知晓了结果,可她还是没能忍住问她。

    “神仙?”吴婶看着眼前讨喜乖巧的小姑娘一本正经地询问,笑了好一阵,才不甚在意地回到:“若是这个天下有神仙的话,那么一定是皇帝身边的那些仙人道士吧。”

    她记得吴家婶婶以前的回答。

    因为那是她至亲的娘亲和爹爹,对于别人的赞美,小小的她总是一面强绷着脸装淡定,一面在心底与有荣焉,心有戚戚的。

    可是不过转瞬间,这答案竟然已是地覆天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不由地抱紧了原本放在桌上的手炉,想从上面汲取丝丝的暖意,奈何好一阵子,手脚依旧冰凉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孩提,眼里的思绪却浓浓地化成了墨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床榻上传来了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离落放下手炉,侧着身子,背对着帐子,闭目。

    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做不到将曾经幼时的一切当做午后时的一场浅梦。

    也做不到心安理得的接受李家人待她如亲人般的疼爱。

    她要离开,离开这里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