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武侠修真 > 离归 > 番外·往事(6)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番外·往事(6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离落有些迷蒙的睁开眼,看见的便是笼罩着床边的青纱帐幔,微微眨了眨眼,看见还是那自己床上那一抹熟悉的青色时,这才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小姐,你醒了啊!”还未起身,便听见身旁传来的声音带着欣喜和雀跃。

    “绿芽姐姐……”她面色苍白,低声喊着。

    “哎!小小姐醒了就好!”绿芽眼里有些湿意,“小小姐都已经昏睡了三日,夫人担心得不行,方嬷嬷都请了好几位大夫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。”她抿了抿唇,声音有些嘶哑,晦涩,又带着微微地颤抖,“你刚刚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说,方嬷嬷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!”她连忙打断,“你说夫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?夫人担心的不行。要不是大理寺少卿家的姑娘和夫人来做客,夫人还守在着呢。”绿芽一时间被问得一怔,随即答道,像是想起了什么,她拍了拍脑门,转身就准备离开,“对,奴婢现在应该去禀告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绿芽姐姐,我已经好多了。”离落喊住了绿芽,“我自己去吧。”

    嘴角微微翘起,眼睛里熠熠发光,如星辰般剔透,耀眼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是场梦。

    她的娘亲,爹爹怎么会不要她呢?

    “小小姐,好歹披一身衣服再去啊!外面下着雨,凉呢!”

    绿芽的声音,从后方远远传来,而这时离落早已快步地踏出了屋子,往院落外走去。正巧撞上一五彩锦色绣裙,身着滕青小袄的二八女子。

    “落儿妹妹,怎这般调皮,昏睡了三日,一起就想往外面溜?”

    女子牵起她的手,嗔怒道,“你若是这般不听话,当心姑父禁了你的足,累的姑母那般为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平儿姐姐……”离落一时间有些怔愣,呆呆的看着她,掌心的余热传来这才让她结结巴巴道,“平儿姐姐,呃……你怎么在这里,还有什么姑母……”

    平儿两指齐动,便掐上了离落脸颊上的软肉,“这小妮子,睡懵了么,什么在这里,咦?这两天病的都瘦了,脸捏着也没啥肉了。来,赶紧随我回去躺着,我去通知姑母,让大夫再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平儿虽是一副毫不客气的模样,但手中使得巧劲,并未有多疼,离落看着这般,想起了之前每次偷溜出去时,平儿便总爱如此,不由有些恍惚的想着。

    刚刚绿芽说的什么官员的夫人做客,想必是平儿姐姐她们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看娘!”离落小大人般模样点了点头,便想要跑出院落。一场噩梦下来,她如今只想尽快看到娘亲。

    “呀!你这小妮子,怎么不听话。”平儿无奈,有些吃重的抱着离落,往屋子里走去,“你听我说,先回去躺着,你娘亲马上就来了,大夫也要来,大夫看完了病,才能下床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离落不服,腮帮子鼓鼓的,还想说些什么,平儿俏脸微怒,“是不是又要让你娘亲担心的哭,你才听话?”

    脑海里蓦然想起梦中玉清宁那泛红的眼眶,离落连忙紧巴巴的抓着平儿的衣服,眼睛诚恳,“平儿姐姐,我乖乖的,我这就回去躺着等娘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里火盆中的银丝炭烤的通红,阵阵的暖意让躺在床上满是疲惫的离落眼皮沉重地只想昏睡过去。帐子似是掀开,又似是放下,不多时,便只听得帐外时不时传来的低声细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小姐这病怕是因为天气转凉,再加上受到些惊吓,所以造成的昏迷不醒。老夫刚刚观小小姐的面貌,一切已大好,待老夫再开几副安神的药,给小小姐喂下,便差不多了。夫人且安心。”

    老迈而又低沉的声音,不由的让人的睡意更浓。

    就在小小的身子准备侧身睡去的时候,却骤然听见“夫人”二字,离落反射性的起身,冲着帐外大声喊着:“娘!娘!”

    声音里浓浓的哭音,带着难过和委屈。

    “哎哎,娘在这儿,娘在这儿。”青纱帐外,一妇人听闻,连忙小跑过来,搂着小脸惨白的离落,轻轻地拍着背,“落儿,落儿,娘在这儿呢,娘在这儿呢,不怕,不怕。”

    这是娘?

    看见眼前陌生又带着一两分熟悉的妇人,离落只觉得一时间原本安心皆变成迷茫和害怕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的娘!

    这不是!

    “大夫!大夫!你来看看落儿这突然的怎么了?她一直推开我,又在哭又在叫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怕是梦靥的过,这三日,小小姐在梦中也有如此表现,想必没有休息好的缘故,老夫这里有点凝神膏,夫人为小小姐抹在耳侧及鼻梁两侧,好好睡一觉,便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离落听不见了,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那妇人一张一合的嘴,最终闭上眼再次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小姐,还要吃蜜饯么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熟悉的带着皱褶的笑的可亲的脸,离落一张小脸苍白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老奴这就把它端下去了,小小姐好好休息。”方嬷嬷转身离开,嘴里还有些忍不住地念着,“可怜见的,小小姐这一病,竟是消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虽小,可是离落依旧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她只是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方嬷嬷的背影,随即便低下了头,看着手中的娘亲绣的香囊。

    这几日。

    她都没敢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明明是熟悉的面容,明明是熟悉的人,明明是熟悉的音容笑貌。

    但是一切都已经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不叫离落,她姓李。

    她的爹爹不是叫做离青玄,而是钟离国的内阁大学士。

    平儿姐姐不是只是寻常在酒楼里看戏时认识的姐姐,而是她所谓娘亲的侄女,是她的表姐。

    方嬷嬷,绿芽姐姐,小孙哥,小西哥,秋萍姐姐,大家都在,她是她们的小小姐,可是她们却是李家的仆人。

    好像一夜之间,离家消失了。

    连同着这里,关于离家的记忆也全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那她算什么?

    她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以前的那一切是梦,还是现在的这一切是梦?

    如果以前的那一切是场梦,那么现在是什么?是终于回归的真实?

    如果现在这一切是场梦的话,那为什么她还不醒?!

    离落想到这里,身子不由的有些发抖。她能看得出来,李夫人看她时眼中的温和与柔情就像她娘亲看她时一样,祖父的眼中也是喜爱与心疼,平儿姐姐更是把她当成亲人一般。

    好似,她真的是他们家里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是内阁大学士家的嫡小小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日下午,说是钟离皇帝派官员通知下达相关文书。

    城主府内一片忙碌。

    离落抱着膝盖,蜷曲在床上,木然的透过纱帐,看着外面东奔西顾的人影,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香囊上的绸线勾勒的痕迹。突然,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急急忙忙地拿起香囊,打开,一块温润如羊脂的玉佩就这样呈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伯说,这个能暂时护她平安。

    她的小手紧紧地攥着玉佩,她不知道这个玉佩是不是和寺庙中的平安符是一个作用,但如今感受到上面的清凉,让她心中少了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她现在才发现,虽然城主府内已经没了离家的记忆,但是曾经那些离家的小物什并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比如她的香囊,比如隐藏在其中的玉佩,又比如她书桌上放在砚台边整整齐齐排列却有几分破旧的书籍。

    这些曾都是关于离家,她离落的回忆。

    如果,她也不曾记起她名为离落,是不是,她也就不知道这些摆在面前的物什,在此之前又有其他的主人呢?

    可是……若之前的全部都是梦呢?这些物什之前的主人是她在梦中下意识添加的,而实际上就是一个普通的物件呢?

    小脸愈发惨白,她捏着手中的物件愣神想了好久,蓦然下了床,走在书桌前,定定的看了有一阵,直至外间的绿芽听到响动进来,这才装作不在意指着那堆书唤到:“绿芽姐姐,这些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是小小姐前段时间在街上嚷着要买的杂书呀,说是喜欢,夫人没了办法便买了回来。咦?小小姐不记得了么?”

    小小的身形一僵,随即又柔和下来,一边拉着绿芽的手,一边拿起手中的香囊,撒着娇,“绿芽姐姐,你看我这个浅粉面锻的梨花香囊都旧了,我想要一个一模一样的,绿芽姐姐能不能做?”

    “小小姐,这恐怕不行。这绣法奴婢不会。”绿芽仔细瞅了瞅,回道“这是小小姐的乳娘做的,前两年乳娘因为她哥哥遇难便回到自己家乡了,估计以后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……”离落的小脸上蛮是失落。

    “要不,如果小小姐不嫌弃,奴婢给绣个其他样式的可好?”看到小姑娘低着头,失望的样子,绿芽连忙哄着。

    “好啊!我就知道绿芽姐姐最好了。”像是一个爱哄的小孩子,离落听闻立马抬起了头,笑的眉眼弯弯,“绿芽姐姐绣个漂亮的,我好装这玉佩!”

    说完,白嫩的手便执起了那玉佩,阳光透过雕窗,印在玉佩上,衬得满室皆辉。

    “小小姐,这玉佩……”绿芽的眼中带着惊艳与沉醉,直到很久,才晃过神般皱眉问道,“小小姐这玉佩,奴婢之前竟没看过呢。”

    作为侍候小主子身边的贴身丫鬟及管事,主子的珠宝首饰及物什标注归类,她们是最清楚不过的。然而,这块她却没有见过,她记得府里其他主子好似也没有这玉佩,更不外乎说赠与了。

    离落定定的看着绿芽眼中的晃神,直至片刻,这才甜甜地笑道:“这是上回孙姐姐给我的,我放到香囊里,不小心忘记了,还是刚刚才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小主子自幼聪慧,更得府里老爷子的赞赏。可自从前些日子生病,似乎记性就不太好了,性格也敛了许多。

    绿芽眼底带着怜惜,看着面前笑容甜美,面色却仍显苍白的如她妹妹般的小姑娘,轻声道:“小小姐在这里休息一下,奴婢去看看小小姐的药热好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落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趁着绿芽去拿药,府里的人都在忙碌接待朝廷里的官员的时候,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昏睡,以及突然疾跑,造成了她一出来,就藏在府邸门外不远处的石阶后面喘着气。

    看着城主府上门匾上雄厚有力的字体,一张粉妆玉砌的脸上,眼底有着冷意闪过。

    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,蝴蝶之梦为周与?

    可她却知,从前她是离落,如今她依旧是离落。

    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。

    当她拿出她娘亲绣的香囊,绿芽说是什么乳母所绣,当她指着那一堆古书,绿芽却说是在街上所买。那时,她真的害怕,抗拒。有那么一瞬间,她真的以为,对于幼时的回忆,她不过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

    然而,当她拿出连她爹娘都不知道的那块玉佩时,绿芽也无法解释它的来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离落的睫毛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在这个城里,凡是出现过的东西,以及她,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和来历。

    唯独这枚爹娘不知道的玉佩。

    忆起那如谪仙般的四人踏着铭刻着符文的玉碟离去,忆起最后被抱到秋千闭上眼那刻脑袋里的昏沉,伸开手,看着自己纤细白嫩的手指,离落一时怔怔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为何仅仅唯独自己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但,这就是爹娘放心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的原因么?

    抹去了他们的存在,抹去了所有人的记忆,让她成为内阁大学士家的嫡小姐。

    这样就让他们放心了么?

    这几日的不安,害怕,惶恐,终于变成了眼中的不符合年龄般的凉薄。

    风吹过,微梨花散落,小小的素白的花朵落在了她的肩上,她侧着头,认真的看了许久,最终,鼓起腮帮子,吹了下去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