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我就在这里,等风也等你 > 终卷 浮屠场 新书《就让我爱你,没入尘埃里》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终卷 浮屠场 新书《就让我爱你,没入尘埃里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新书《让我爱你,没入尘埃里》,一样的作者,不一样的故事,如果有兴趣,欢迎挪步。 另外,《等风》还在本月的钻石榜,月底了,如果手头有空余的钻石,随便几颗吧~感恩,么么哒~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书名:让我爱你,没入尘埃里

    作者:平方缪

    连载站:若初学

    简介:

    男友为了升职,亲手将她送给司。

    她狠狠甩手,给了男友四个耳光。

    不过其实,她方颂祺也没什么好,只是见不得光的一只金丝鸟,

    有颜值,不吵闹,够情调,除了职业素养待提高。

    他曾说,“我只当你的金主,不参与你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可当终于有一天,她破茧成蝶,恢复自由,飞向太阳,

    他却破坏她的家庭,害死她的亲人,摧毁她的信仰,

    最后用冰冷的刀尖抵她的肚子,“孩子打掉,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试读章节:

    001、金丝鸟

    接到蔺时年的召见通知时,方颂祺正在某个酒店的房间内,盯着刚刚被她用防狼电棒击小的一个妄图侵犯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肥头大耳,样貌猥琐,此刻紧闭双唇,脸色发青,表情痛苦,乍看之下像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仅有远远的一面之缘,但方颂祺认得他。

    是她男朋友的顶头司。

    “冯总?!”说曹cao,曹cao到。

    方颂祺闻声抬头。

    推门进来的周泽盯着倒在地的人表情惊诧,随后神色几经变幻,最终对她冷冰冰的眸子,禁不住一凛。

    “阿祺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唤还好,一唤,几分钟前的不堪回忆汹涌而来。方颂祺感觉自己所有的血液一股脑汇聚至脑门,冲击得她的太阳穴突突直疼。

    霍地自床一步跨下来,行至周泽面前,速度快得像箭,对准他的脸,甩手是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用我来交换什么?”

    周泽捂着火辣辣的腮邦子,沉默片刻,回答:“市场部总监。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又一耳光紧随他的话音之后甩出,周泽的头瞬间歪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么一个职位,你把我给卖了?”方颂祺冷嘲,“我原来这么不值钱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阿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再一耳光截断周泽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叫我的名字!”方颂祺的目光里蕴满鄙夷,弯腰去捡地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周泽忽然攥住她的手臂,猛地将她按到墙:“我没资格谁有资格?!方颂祺我忍够你了!自从我们在一起!你对我不是呼来唤去是冷嘲热讽!根本没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!只是把我当成一条供你玩弄的狗!”

    “狗逗乐了主人还能被赏赐骨头!我呢?!”他的手掌在身侧紧握成拳,骨节咯咯作响,眼睛血红,“连你的床沿都没有摸着!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吃素的和尚!你他妈不是不让我碰?那让别的男人试试你究竟是处是表!”

    啪——,第四次耳光,之前的三次都要清脆!利落!果决!

    “我算不是处,也是你配不的表!”方颂祺撂话。

    周泽一震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老娘的意思是,你自个儿什么,去找什么表吧!”

    方颂祺眼神凶狠全是刀子,推开他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正值盛夏,外面的日头烧得她心的怒火还要肆无忌惮,即便是站在冷气十足的室内透过落地窗看夕阳,也仿佛错觉皮肤和阳光之间,只差一把孜然粉,能外焦里嫩肉香四溢。

    自动门打开的刹那,扑面的热浪太强,方颂祺晃了晃,险些被撞倒地。

    “日了个狗!”

    低声咒骂一句,她抬头望一眼万里无云的火辣碧空,戴黑超遮住大半张脸,急匆匆拦下辆出租车,坐稳后掏出手机确认一遍消息的内容——

    “蔺先生傍晚六点飞机落地。”

    再瞅瞅现在显示的时间17:02,预计如果蔺大老板下了飞机后直接奔回五澜湾,那么她可以准备的时间差不多两个钟头。

    两个钟头,她目前的情况而言,算不充裕,所幸也不至于太赶。

    洗个香喷喷的澡,化个美美的妆,足以将自己捯饬齐落。

    但方颂祺依旧忍不住在心底骂他老母。

    要么几个月悄无声息,要么警察临检似的搞突击,偏生还挑今天她差点栽跟头的糗日子。他或许正儿八经当自己是古代的皇帝高兴来来,她可一点儿没有冷宫妃子被临幸的惊喜。

    噢,不对,得纠正一下。

    是,有惊,无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预计”的时间终是与实际情况偏离得有点远。

    方颂祺忘记将下班高峰期的路况因素考虑在内,抵达五澜湾平日多花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市心黄金地段的楼盘,独层独户,全央空调控制,一年四季二十四小时皆为二十五摄氏度,据说是最适宜人体的外界温度。

    景观电梯直通三十三楼,方颂祺用右手指摁门卡,门“叮”地一声打开。

    蔺大老板不找她,她基本不会一个人住这,距离一次,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个月没来,入目的双层复式洋房,令她有一瞬间的陌生。

    四面皆为通透的落地窗,整座城市的景色臣服脚下,一览无遗。夕阳金灿灿的光芒自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照耀进来,巨大的开放式空间干净剔透。

    这外人眼最大的特色,恰恰是一直以来方颂祺不喜欢这套洋房的原因——太过透明,一点肮脏都掩盖不了。

    即便每天都有家政公司的清洁人员以最高标准打扫。

    但终归,表面一尘不染,内里藏污纳垢。

    宛若在影射某种人生。

    撇撇嘴,她抓起遥控器,摁下按钮,然后一路脱衣服一路丢,朝浴室走。

    全部的窗帘于她背后自动缓缓拉,方才一片亮堂的空间,霎时陷入浓墨般的黑暗。

    洗澡期间她也没闲着,一遍遍地预演待会儿恭迎蔺大老板的方式,捏着鼻子学小太监的公鸭嗓,练习到最后,不小心把“圣驾到”喊成了“皇驾崩”,乐得她不小心呛了两口洗澡水。

    别以为她好像对这位金主很心,实际,她的职业素养大大有待提高。

    她不懂在他回来进门的第一时间将拖鞋递去,不懂煲汤煮夜宵,不懂在他泡澡前备好烟缸在浴室,不懂在他的床头放一杯泡好的洋甘菊茶,不懂将电视调到他常看的那个频道。

    同样是被包,人家能从真实的生活经历提炼智慧,洋洋洒洒写一本《一只金丝雀的自我修养》,方颂祺是看着书依样画葫芦,也描不出一朵花来。

    不过蔺大老板貌似并不在意这些细节。他每次过来的目的十分明确,直奔重点。所以她自觉领悟:是啊,能在床把人伺候得酥酥麻麻,才是真功夫、硬本事。

    在距离她所估计的19:00只剩五分钟时,方颂祺的准备工作将将绪,赶忙走去客厅,提两个高脚杯,盛适量的红色液体,调节好灯光的暧昧度,最后坐回沙发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十分钟。

    半小时。

    两小时……

    时间顺利跳到21点整,方颂祺甩脚踢掉高跟鞋,整个人放松地扑倒在沙发。

    按照习惯,蔺时年今晚应该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手机突然震动,进来消息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