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武侠修真 > 修仙伴吾行 > 第一百七十九章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一百七十九章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皇甫振视之,是一盘髻老者,身形纵直,面有棕斑,他冷笑一声,目有怒色,“我皇甫家族之事还轮不到你纪磬一人插手,还是说你代表了你的纪氏!”

    这老者从容不迫,淡然道:“小老儿倒未有这个权力,只是皇甫族长,大敌在前,你怎么能做出扰乱我方之心之事。”

    余人听罢,或神色自若,或目有明色。又有一人开口道:“皇甫族长,此事万万不可,乱我之心的举动无异于玩火**,自毁墙角,还望考虑。”

    皇甫振见余下之人都是冷漠之色,看向了那朝圣宗的长发中年,其发尚是乌黑,慨然道:“路洛,你可深爱子嗣,况是我但有一独子,如何不爱?丧子之痛,你未可知,只是推人及己,也可知晓一二,明出此言,已是与我族不和。”

    此话落下,诸人听了此言,面色微微变化,有一人大笑出声:“皇甫族长倒是钻尖了,丧子之痛,我等都可理解,但族与子论,理应族贵,且与群落论,答案显然,你的言论让人怀疑有心有二啊。”

    皇甫振神色阴沉,这二宗凝成一股,也是他了,不给丝毫颜面,如同疯狗入街,行人反为让道。他的双目一闪,一语不出。

    首座之上,那灵凝宗之人是一个发丝如银的老者,身上倒是有些正气,他开口道:“皇甫族长,悬赏三亿,我南方之人则会趋之若鹜,共同寻找那判宗之人,如此说来,心有不稳,律法则是有隙,无益于这何时便起的大战,还望收敛此心,化愤为源的好。”

    余人都是点了点头,这种方法符合他们的心口。

    皇甫振觇出这倾城之形,讥笑一声,“可还有什么言语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四宗三族心有不齐,各谋好处,并且无心虚力,视东方之危于无物,旦夕生死,只是怕到底不能省悟。天无二君,人无二主,我们之中需要有一个主宰,不然到时各持己见,想必会一盘散沙而已。”皇甫振此言义正言厉,使得众人一悟。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声,“至于如今,四宗有敌,三族隐然,若是没有此次事件,可有聚会?亦无召集,我看凡沧城以北之地还未进入各位的管辖范围,不然就会有人跃出了。还是等待着有人狠啮一口,股中吃痛才来!”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黑衣中年,他的神色阴翳,看了皇甫振一眼,阴阳怪调道:“东方氏族比之我们更为散乱,如此一说,倒是不急,毕竟优势颇大。我南方强盛,岂会拒不了东方蛮夷,未开化的一群蛮人?”

    “皇甫族长倒是一人忧天,欲要挑起内战,好从中谋得一己之私!”

    皇甫振神色愤怒,遍扫了一眼在座的六人,除却一人面目始终淡然,其余之人多有反相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如此,便不议此事,届时有命传来,我皇甫家族自然遵从。可我儿之死,若是隐瞒下去,凶手不拎,诚是为南方之众,可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灵凝宗的银发老者听了此话,露出了沉吟之色,缓缓说道:“应有说法,四宗三族,传令各门长老,缉捕罪人白风,并且散出言语,此人白风已被逐出南方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片刻,那始终面目淡然,不言一语,似是嗜酒之面的老者眼睑开了一些,说道:“不可,曾有消息论,此人入禁制之地如履平地,此言一传,非逼其为氏族友乎?与我等并无益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去除言语一步,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。不久,皇甫振离去。

    那黑衣中年看了一眼空空的位置,冷哼道:“我看这皇甫族长早晚会有二心,不如暗地打压,也好使得他反叛之时,掂量掂量后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风听得上方有异响传来,静坐的身体却是一动不动,这异响越来越近,一个多时辰才停止了,并且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白风睁开了双目,这地下之中有荧荧之光,可以视物。

    在他的远处有一躺着的人影,身着锦袍。

    白风将一只手伸向此人,成抓状,接着一抓!

    轻微的声响传来,却有些嘹亮。

    只见那锦袍人影的胸口之处,衣衫尽碎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一个桃核状的**从血肉处升了起来,这核桃状的东西呈黑色,有些朦胧之光,上面覆盖了血迹。

    白风手指微动,似是有劲风吹动,血迹尽散,荧光的密室之中,殊是寂静。核桃状的**恍若有了一丝蠕动,黑色的朦胧之光倒是增添了些光亮。

    绿芒在白风的双目之内弥漫,他看向**,侵入不得。与此同时,脑海之内的丹粒若遇到了世上绝顶的渴求之物,竟欲冲出脑海,与那**结合,此时连裂纹也都撕裂了一些。

    于脑海之中,有丝丝圣洁之光来临,将这二物包裹,才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风双目一闪,露出了沉吟之色,“此物是何,竟能动了这二粒之丹,可其中深不可测,若是结合了,那么有不可弥补之事便无计以对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他引出脑海之中的黑青二丹一丝源力,步入眼中的绿芒之内,于此之时,那**才在白风的眼中有了一些不同。

    其中死气弥漫,但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,又有一股震撼心神的磅礴生机蕴含。

    忽然地,白风双目之内的黑青二丝有了不稳,脱离了其目,直奔**而去,在白风惊讶之中,才过不久,这二丝就如同未变地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白风将其收入脑海之内,融入黑青二丹之内,这二丹之上闪过一丝光亮,如同脂华,那二丹上的裂缝更是修复了近乎不可见的一丝!

    白风神色还未有喜,便是一变,只见那**左右震动,黑光晃乱,从中飘出了一个头生双角,身着兽皮的面目凶恶之人。此人由黑气组成,神色愤怒地开口,声音昏沉:

    “皇甫奴族,竟敢私自开启尸种,准备迎接我暗黎族的怒火吧!”

    说罢,这黑气组成的高大之人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白风听了此话,目中闪动,已是听出了大概。

    再看那**,便是可以窥见了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白风的目中露出激动,冒险一举,正是为了此刻。

    只见那**漂浮而来,白风闭上的双目,由其进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一大片黑色的丝状灵体疯狂地从那**之中涌出,白风也放开了对于二丹的束缚,这二丹轰然一震,蓦然传出了一股吸力,黑气如同云涌,注入到了其内,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但白风的眉头却是皱了一些,并未阻止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