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朕不会轻易狗带 > 020 别杀我好不好?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020 别杀我好不好?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    穆青几人愁得肠子都青了,柴熙的脸上却一直带着浅笑,西海之行虽立了大功,但她却站在那里,不骄不躁不奢不傲。即便在听到加封赏赐时,也只是跪地谢恩,并不见任何一丝丝得意妄然模样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若她是个男子,将比这殿中所有人都优秀,可架不住她是个女子啊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被封为武昌侯,授予玉冠被准予上朝听政,无论如何都让一干男人略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没法辩驳反抗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方才,曾同穆青一起跪出来的杜御史,在听到加封圣旨的时候,人就立马跳了出来,言辞激烈语气比穆青还要激荡。

    他今年六十岁,在御史台待了整整三十年,期间劝谏无数,但只是泯然于众臣。这次跟随穆青,他内心里早就做好了死谏的准备。

    武死战文死谏,他只要能为陛下的亲政之路开辟哪怕是一条小小的豁口,那么他身后之名就已经留下了。而且他不仅仅可以得到名声,还可以在以后的几十年内庇佑他们杜家。

    杜方想的很好,但他没想到会被萧权曾简单粗暴好不要脸的打断。因此他只能暂时放弃,可没想到老天都在帮他,须臾之后王太后竟然敢颁布这种圣旨。

    牝鸡司晨,国之将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怎么能够缺少他这种忠心耿耿的朝臣呢?

    但人总有想而不得的时候,他根本就没有说完,便被王太后一个奏折仍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上面条条状状,全部都是他小儿子仗势欺人逼良为娼的罪状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杜方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怎么就被人发现了?

    明明在闹出这件事情的时候,他就命人将这事压了下去。他茫然的看向四周,不但没从别人脸上看到赞赏,反而看到了鄙夷和轻薄。

    在最后被叉出去的时候,杜方高呼一声,“先帝啊,老臣愧对于您啊。这万里江山,最终成了王家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叉出去。”王太后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宣政殿门口,是高高的台阶,杜方被人拖到此处,他使了浑身的力气挣脱开侍卫,高呼着“牝鸡司晨,国不久矣!”从台阶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台阶,但却无人关注。

    殿内,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穆青站在队伍中,低眉垂首,同安公主上朝已经成为定局,再挣扎也没有任何作用了。而且,杜御史的事情,想必也早就被知道了,只独独等在此时发难而已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,他们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把柄被王太后捏在手中,断看是哪个率先跳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这会是谁的手笔?

    同安公主的?还是王太后的?又或者,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?

    再这么继续下去,怕不是陛下将永远都会是个傀儡皇帝。

    穆青心内一片寒凉,但很快她将这想法压下去,不会的。哪怕是为了先帝,哪怕是一个死,他也一定会帮助陛下夺回权力。

    穆青的眼神越过众人,落在了萧权曾的背上。奸臣,你辜负了先帝的信任,心中可曾有一丝一毫的愧疚?

    许是感受到了他的眸光,萧权曾微微侧眸,勾起唇朝着他笑了下。

    穆青眸中闪过厌恶,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随后的早朝,依然是按部就班的,没有沈含章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她是什么事情也无法关注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耳边只能听到杜御史最后的疾呼,眼前也只能看到杜御史那张满是鲜血的脸。

    她双手放在腿上,紧紧的掐住,才能不让自己惊慌失措到从御座之上滚下去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一个人就这么死在她的面前,随即又以鬼魂的形式重新站在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别慌别怕?这是宣政殿,杜御史是做不了什么的?

    可明明夏淑妃她们根本无法进来,为什么杜御史可以的?沈含章看着杜御史疑惑的飘荡在殿上,喊喊这个推推那个,小心脏一跳一跳的,快欢快的要蹦出来。

    早朝结束,她几乎是慌不择路的就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桌子领着一干随侍人员跟在她的身后,眼睁睁的看着她东奔西跑,最后一头扎进了花丛中。

    几天前的历史重演。

    同样的,就在附近的夏淑妃笑的更加大声,她叉着腰仰天大笑,就差在地上打滚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沈含章依然是窝在花丛中没有出来,夏淑妃这才觉得诧异,飘到了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抖成了这个样子?”看到沈含章庞大的身躯一直在打哆嗦,夏淑妃神色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沈含章这才稍稍抬头,漆黑的眼中如同蒙了一层水雾,“杜御史死了,然后进了宣政殿。”

    夏淑妃一愣,随即道:“你等着,我去看看。”说完便朝着宣政殿飘去。

    沈含章有气无力的靠在那里,眼眸微微闪烁了下。

    小桌子担忧的喊了几声,才在她的授意下,命人将她抬回了大圣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柴绍挑眉,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沈含章。

    她扭过身去,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柴绍嗤笑一声,“朕已经不计较你这豆芽的大逆不道之罪了,还不赶紧起来谢主隆恩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伸腿踢了踢沈含章。

    沈含章猛地坐起来,红着眼眶狠狠的瞪他,“憋说话,没心情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柴绍眼神一寒,刚要开口训斥,就对上了她流下来的眼泪。他嫌弃的蹙眉,骂道:“朕又没把你怎么着,哭什么哭?朕的一世英名全部毁你身上,该哭的那个是朕才对吧。”

    但听了他的话,沈含章哭的更狠了。

    一边哭,一边抽抽噎噎的将宣政殿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柴绍听后,静默的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整个寝宫内,独独剩下沈含章的哭声。许久之后,柴绍才上前,不是很情愿的伸手摸摸她的发顶,不自在的安抚道: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依然是沈含章的哭声。

    他暴躁的挠挠头顶。

    随后半跪在床上,绷着脸将沈含章半抱在怀里,轻轻的拍打她的背,柔声哄道:“别害怕了,已经没事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死在我的跟前了,好可怕啊!”沈含章伸手紧紧的回抱住柴绍,哭的“梨花带雨”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第一次,眼睁睁的目睹了一个人的生死,而这一切不过是上位者之间的博弈游戏而已!

    她牙齿打颤,轻声呢喃,“别杀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ps:四万多字了,男女主终于是温情一发了,终于抱了有没有?那么,是真的温情么?嗯哼!

    例行嘴么么,mua!(づ ̄3 ̄)づ╭?~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