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  漆黑

    草绿

    茶色

    银色

    米色

  • 黑色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  栗色

    雾白

    暗紫

    玫褐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    启体

    雅黑

第二零六章 今晚行动

    郁平的到来,让何家晚宴不得不提前结束。《八《八《读《书,.2■3.o⊥

    打开门将郁平让进来后,何炳鸿微微一愣神,只见郁局上身穿开怀花衬衫,下面沙滩大裤衩,脚上一双人字拖,再加上一副墨镜和一顶太阳帽……

    大晚上的还带墨镜,也不怕出门撞墙~就这身打扮……这还是自己电影印象里的郁局吗?!

    “老鱼?”何爸站起来迎接,“你怎么来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送过去的消息有回应了。”郁平跟何爸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来,屋里说……”何爸引着郁平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郁平走过院子,跟站起来的何炳鸿、冷锋都点点头,走到饭桌旁的奶奶旁边弯腰问好,“阿婆您好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们忙你们忙……哎你吃了没?要不吃点?”奶奶笑呵呵的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阿婆,我吃过饭了,打扰您一家人休息了!”

    奶奶眯着眼挥了挥手,郁平跟何爸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他是国内来的?”等两人进屋,冷锋向何炳鸿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他叫郁平,好像是国内云南省警察厅的人,”何炳鸿拉着冷锋坐下,“湄公河惨案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湄公河惨案?就是前面电视里说的,中国船员被一帮毒贩qiāng杀的事情?”事情发生的时候,冷锋还在国内,当时看过电视报道,所以知道一点。

    “没错,那件案子就是郁局主办的,四国联合专案组,中方代表人员就是他!”何炳鸿跟冷锋碰杯喝酒,吃一口烤肉接着道,“抓捕毒贩糯卡是他总指挥,当时也是由我家提供的信息、武器、资金,那次我也参与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何炳鸿忍不住显摆起来。毕竟在这他国异乡,也没人可以诉说自己参与其中的自豪感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逮住个国内来的人,所以何炳鸿十分愿意分享一下自己能为国家做事的激动心情!

    “你也参加了?了不起!”冷锋作为一名军人,对着能为祖国做事奉献的人很是敬重,于是直接拿起酒瓶,“干!”

    “干……哈?”何炳鸿愣住,自己不就是显摆一下嘛,至于直接上瓶吹吗?

    不过也不会扫了兴致,于是拿起酒瓶来就干。强壮的身体,不仅给了何家人身体素质的强大提升,就是新陈代谢也是普通人的好多倍!不然也不会有饭量巨增的现象……

    过了有半个小时,小院里的人已经都吃完饭了,何炳鸿和冷锋帮着把碗筷桌椅都收拾了,卫生打扫干净。

    这时,何爸跟郁平出来,走到了已然收拾干净的院子中央。

    何爸说道,“老鱼,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小伙子,冷锋,现在住在我家。我答应过要帮他……后面的,还是你来跟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冷锋听到提起自己,转头看向郁平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冷fēng tóng zhì,”郁平点头看向冷锋,一脸严肃的告诉他,“现在情况紧急,有一个间谍在我国搜集了大量的原生血液样本,现在潜逃到这金三角。③≠八③≠八③≠读③≠书,.↗.o●若是让其他任何国家和组织得到这些样本,将会有极大的可能威胁到我国国民的生命安全!

    所以,在何家传来消息后,上面决定,连夜抓捕该罪犯!只是……若真是抓捕他,不仅何家在金三角所拥有身份信誉会出现问题,而且最直接的会影响到他对你作出的承诺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说不失望那是假的,明明有机会找到仇人的,可是现在是国家行动,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停止。

    同时作为一名原战狼成员,他还当自己是一名军人!军人就是要保家卫国,以国家利益、人民安危为重!

    所以冷锋听到后的第一反应就是,“您放心,我明白轻重!”

    何炳鸿在一旁看着,听到冷锋的回答时,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,“你也放心,我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郁平听了脸色有些松动,虽然行动肯定不会因为某一个人不愿意而停止,但当亲耳听到冷锋的回答时,心里也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“冷fēng tóng zhì,虽然这次行动很大可能会影响何家对你作出的承诺,但是,”郁平狠了狠心说道,“我代表个人对你再次承诺,行动完成后,我会让人帮你寻找你的目标的!”

    冷锋听了瞬间瞪大了眼睛,本已经失望的他,没想到柳暗花明!

    “还有,只要行动完美完成,这就算是家里欠你的!但是,我不保证一定会有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冷锋已经对于这结果很满足了,国家力量的保证,哪怕不是真的倾国之力,只要一点点帮助,找个人还不是很轻松?

    “谢谢首长!”高兴的冷锋忍不住一下子站起来,狠狠的敬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郁平并不感到奇怪,对于冷锋的身份,他已经知道了。此时转头对何爸说道,“就刚才咱说的,今晚行动!你这儿的武器装备够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得给我个具体数我才能估算估算?”何爸回道。

    “三四十个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点儿?足够了,现在就能拿!”何爸大手一挥,颇有些大佬的风范。

    还以为你这么问会要来多少人呢,还不到一百人,别看不起人!

    “那就行,一会儿还需要有个人带路……炳鸿?”郁平问着何爸。

    “嗯,就让炳鸿带路吧,他知道那人的落脚点。”何爸肯定的回复了郁平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炳鸿,这次我们又要合作了!”说着,郁平笑呵呵的伸出手。

    何炳鸿握住郁局的手,也笑着回应,“我的荣幸郁局,这次您亲自出马,肯定手到擒来!”

    “就你小子最甜!哈哈~”郁平哈哈一乐,转而又道,“不过这次我还是指挥,跟你行动的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锋在一旁听了,没想到竟然是今晚行动!心里听的痒痒,这个时代,能为国出力的时候不多,好不容易遇见一次,那哪儿能错过!

    “何叔,这次行动我能不能参加?!”

    何爸听了回神,看向郁平,“老鱼,你的总指挥,你来定吧。”

    冷锋闻言也是将目光看向郁平,心中火热。

    对于冷锋的身份和过往,郁平刚才在何家客厅已经查证过,知道他的战斗力有多强。

    心里明白这小伙子内心的火热,所以并没有多犹豫,直接点头道,“可以,到时候你跟炳鸿一块儿即可,不过一切行动要听指挥!”

    “是!谢谢首长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凌晨一点,冷锋开着一辆厢式货车行走在恶勒半岛的土路上,何炳鸿坐在副驾驶,感受着一颗不停的颠簸。

    到了一处贫民窟wài wéi,何炳鸿提醒冷锋停车。

    打开门下车后,何炳鸿走到后车厢,拍拍铁门,很快大门酒就被从里面打开,好多人鱼贯而出!

    眼前一共十个人,全副武装又一言不发的模样,在这黑灯瞎火中显得很是瘆人。

    “目标就在前面贫民窟中,一会儿到达后,我负责知名地点和目标,剩下的就要看你们和另外两路的配合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点头明白,何炳鸿朝着冷锋一挥手就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恶勒半岛的贫民窟,大多数都是自建棚户,一个挨着一个,低矮杂乱。里面本就没有路灯,而且这里除了中间的石砖建筑会通电外,其他地方压根就没有电,更别说灯泡亮光了。

    踩着夜色,一路向前,熟悉的绕过一座座房屋,很快众人就来到了一座公转公寓。

    这里用砖头建的屋子不多,也就稀疏的五六栋房子,目标地就在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刚一到地点,就见一个小小的黑影猛的扑向何炳鸿!

    冷锋被吓了一跳,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黑影钻向了身边的炳鸿!

    身后的队员们也一阵微乱,还以为自己等人被发现了?!

    何炳鸿好忙安抚一下身后的众人,举起怀里的肥嘟嘟,低声示意没有危险,“我家的狗狗,它发展的目标!”

    拍了拍狗头,让八哥带路。

    众人静悄悄的走到公寓入口,身后的队员中,为首的一人在左臂胳膊上的微型电脑上操作了一下,便又跟上了何炳鸿。

    一扇破旧的铁栅栏门根本挡不住众人的脚步,都不用何炳鸿出手,冷锋将步qiāng往身后一甩,拿了两根铁丝捅吧捅吧,很快就把老式锁具打开了。

    没有惊动任何人,所有人都进入了公寓内。

    继续跟着八哥一路走,上了二楼后,八哥停下小短腿,看着前方微微低吼两声。

    “小心前面!”何炳鸿看到了前面贴近地面的地方有一根丝线,很可能就是目标设置的提醒装置。

    众人迈过去后,何炳鸿微微松口气,这种带人潜入还挺刺激的,毕竟不是所有的因素都在自己的控制下……

    脚步继续往前走,又小心的绕过了两道机关,安全的到达了目标房间。

    何炳鸿指了指门,然后点了点头。后面的队长点头表示明白,挥手示意何炳鸿退后自己来。

    在八哥的鼻子确定下,那人的气味儿确实一直在房间内,一直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何炳鸿还暗自纳闷儿,他什么时候设置的一路机关,就不怕被其他住户不小心触发了……

    还没想完,就见刚才那个队长直接拿出了xiàn dànqiāng,轰轰两下轰碎了房门,一脚踹开门!

    何炳鸿:……

    感情之前的潜入就是让你在临门一脚前先放个爆竹?!

    随着门的破开,所有人直接突进!

    “二组小心,目标跳窗潜逃,一身灰色睡衣,有手qiāng,围捕围捕!”

    听到公共频道声音,这才明白,原来这是被发现了!怪不得那队长直接破门而入……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了qiāng响声,而且很快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何炳鸿心想:结束了?

    赶紧下了楼,何炳鸿发现,自己还没开始呢目标就已经被控制住了,而且身上中了qiāng,他睡衣都沾染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不过看他龇牙咧嘴的模样,不像是有生命危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何先生,你看是他吗?”说话的是二组队长,没有跟着何炳鸿突进里面,却是在wài wéi堵截住了目标。

    何炳鸿看着那一副扭曲的脸,点点头,“就是他……不过就他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就一个人,”二组队长说道,“能不能提供一个安静点的地点,我们需要马上审讯,免得他还有同伙发现异常后带着东西逃逸。”

    “厢式货车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郁局的人去审讯了,何炳鸿和冷锋则蹲到了一边,冷锋有些不敢置信,“这就结束了?怎么与想象的不太一样啊?”

    何炳鸿也觉得太不可思议,能从各个国家的围捕中安全逃离的人,竟然就这么容易的被自己等人抓住了?!

    是他大意了,还真就是走投无路,来自家是最后一博?

    看着一组成员从公寓里搜出了十几个银色箱子,里面就是血液样本,看起来数量不够啊。

    也许这就是他的依仗?只要没人能找得到其他样本在哪里,拿他就是安全的?

    对啊,如果那人死不开口,岂不是永远找不到在哪里?

    就在何炳鸿胡思乱想的时候,八哥突然啊呜一声跑了过来,朝着何炳鸿吼了几声就往公寓楼后面的棚户区跑去。

    “一组的人,快跟我来!”何炳鸿精神一振,“疑似发现血液样本!”

    等何炳鸿离开没有两分钟,二组的队长很快从厢式货车里出来,摘下满是鲜血的手套,淡淡的说道,“知道地点了,就在公寓楼后面的棚户区第二排二户,有个地窖。!”

    “队长,何家那小子好像发现了,刚才已经领一队的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二组队长,“……”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