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广告顶部
0
当前位置:607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哀王印 > 第277章 哀王之印,梦见金龙
传媒 吧 v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277章 哀王之印,梦见金龙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巍巍大殿之上,新君登位,文武百官行跪拜大礼,山呼万岁之声撼震屋瓦。

    “众卿平身!”“谢万岁!”

    承冠之重,小皇帝袁成君微微侧过头望向岳之麓。

    岳之麓气定神闲,稍稍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“仰上苍之护佑、承列祖列宗之荫庇,朕今日登基,唯愿君臣一体,戮力同心,施仁政于天下,以安江山社稷,开万世之太平!”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天师何在?”“鄙人在!”天师稳步而出。

    “天师辅佐先帝数十载,承托受命、尽忠奉行之功万不可没;于今,朕继新君之位,当彰表勋业,以慰先帝之灵、以励群臣之志。”

    “天师听旨!”

    随即,天师伏地再拜。

    “赐天师续辅朕前,特赏辅仁斋以安于宫禁!”“鄙人叩谢圣恩!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此刻,见岳之麓温颜一笑,龙座之上的袁成君渐渐舒缓了先前的胆怯与拘谨。

    “鲍直将军何在?”“臣在!”

    “鲍将军听旨!”“臣听旨!”

    “将军多年征战平乱,骁勇忠义无出其右;而今,将军念恩不忘、秉承先帝之意,铲奸除恶、护驾拥立有功,朕当予上上之嘉奖!”“尽忠君上,实乃人臣之本!”

    “封鲍直将军为永平王,世袭罔替;统天下之兵马,领禁卫之军戍;赏良田千顷,赐金银万两!”“臣叩谢圣恩!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随后,金阶之下,鲍直与天师相对一视,彼此之意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“御前护卫姚宝天何在?”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说罢,承汲轻步上前,跪于大殿之央。

    “姚护卫听旨!”“奴才听旨!”

    “姚护卫侍奉先帝数载,忠心天地可证、日月为鉴;后于千钧之际,顺上天之意、承先帝之遗,奉君而还、拥君而立,此等卓卓之功,朕必当予恩赏!”

    “奴才万万不敢贪天之功!”

    “姚护卫意欲请何恩赏,自当于朕前一一实言!”“万岁隆隆圣眷,奴才愧不敢受!”

    听此言,袁成君再次望向立在不远处的岳之麓。

    “承君恩赏亦为顺君之命,姚护卫确为有功之人,自无须再谦辞!”“是!奴才谢岳大人提点!”

    正身再拜,承汲缓缓抬起头,望向高高在上的袁成君。

    “承蒙圣上之恩,奴才有一求!”“请讲!”

    “先帝圣明仁慈,终惩奸乱之臣,还端亲王以无罪之清白;怎奈天命不顾,虽得沉冤昭雪,其二子却皆已殒命西去。先帝生前,奴才常闻先帝对逝兄之切切感怀,每每情深之处,不禁令人动容心撼。而今,先帝之志意言犹在耳、声绕不绝;奴才念恩不敢忘,遂自请为端亲王之义子,以安忠臣在天之魂灵、以代亲子尽孝祭之义!”

    承汲此言一出,殿内众臣左右交耳、纷纷窃语,唯有天师和鲍直神情凝重、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望着跪求恩典的承汲,立在一旁的小同子暗自心叹,抑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见岳之麓颔首示意,片刻之后,袁成君开口道:“姚护卫之求,朕准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得先帝亲赏,端亲王之嫡子袁承汲有随身一物——血玉印;奴才既为义子,则需此珍物以鉴父子恩义;于此,奴才斗胆求取血玉印,还请皇上成全恩准!”“义子尽孝,以玉为鉴;姚护卫此请,皇上断断会应允!”岳之麓紧跟着说到。

    “岳大人所言极是,朕准了!”“奴才叩谢圣恩!”

    “皇上,依老臣之见,姚护卫虽为端亲王之义子,其孝却绝不逊于亲子;如此,遵循祖制,其亦当有所封诰啊!”岳之麓再道。

    “亲王之子亦为王侯,还请皇上赐姚宝天以王号!”天师接着说到。

    看了看岳之麓,又转头瞧了瞧天师,小皇帝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想要什么王号,姚护卫自己说!”“奴才不敢!”

    “无妨!倘若姚护卫所言合宜,朕自当恩允!”“是!”

    稍作沉思,承汲抬起头说到:“先帝还端亲王以哀荣,奴才祭端亲王以哀思;如此,就请皇上赐奴才‘哀王’之号!”

    “朕亲封姚宝天为哀王,着宫中精良之匠,以端亲王嫡子之血玉成刻哀王之印!”“奴才叩谢皇恩!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……

    此后,再得小皇帝恩允,承汲以哀王之身、携足以为生之金银财帛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辞别皇城、还归栖云之前,他去皇陵祭拜了父亲、嫡母与兄长,又到栖云寺祭拜了生母与紫云的衣冠冢。

    这一日,鲍直城郊相送,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走了?”“每逢父亲之祭,我会再回皇城!”

    “好!到时候,别忘记与为兄相聚一叙!”“嗯!一定不会忘!”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也好,到了栖云,成家立业、娶妻生子,安安稳稳地过日子!”“是!这一去,此生终得心安!”

    “请鲍兄代我向天师问安,并转告天师,他赠予的护身符,承汲永不相离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天师今日为何不前来相送吗?”“不知!”

    “天师说,他与你深缘未了,日后,纵隔千里,定会再相见!”……

    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

    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

    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◆

    两年后,于栖云故地,袁承汲之妻诞下一子。

    而就在其喜得贵子当晚,天师来到了栖云。

    故人相见,未等袁承汲告喜,天师便对他说出了一句话:“幼帝恶疾不治,已然殡天了!”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就在恍惚梦境之中,昼夜更替、风云流转,袁承汲忽至花甲之年。

    亦真亦幻之中,一阵风掠过,他缓缓睁开了双眼,而出现在眼前的正是其父端亲王之陵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这是在哪儿?我何时回到了皇城,来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当其转过身之时,已现老态的小同子正眯着眼睛望着他。

    随后,不经意地一低头,袁承汲看到了自己衣袖上金灿灿的刺绣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出云的金龙,唯天子可承,唯君王可受……...“”,。
PC广告底部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