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: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  漆黑

    草绿

    茶色

    银色

    米色

  • 黑色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  栗色

    雾白

    暗紫

    玫褐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    启体

    雅黑

第371章收尾

    叛军的军纪根本就比不上明军,这个时代除了那种最精锐的部队能保持安定之外,其他的普通部队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李自成又带着刘宗敏,李来亨,田见秀这些主要的将领跑了,真正能主持大局的人不多,李岩或许算得上一个,不过他就是其中的搅屎棍,怎么可能会去帮助叛军平定局面?

    叛军就非常不服气:老子是屎?

    局势越来越乱了,整个大营之内打的是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明军传统的军规有所谓“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”,当兵的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,经年累月下来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传统军队中非常黑暗,军官肆意欺压士兵,老兵结伙欺压新兵,军人中拉帮结派明争暗斗,矛盾年复一年积压下来,全靠军纪弹压着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战之前,人人生死未卜,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一命归西,这时候的精神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人性随着漆黑的天色而泯灭,心中的魔鬼随着第一声的惨叫而释放,整个叛军的营地之中彻底的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所有的士卒都极有默契的没有人去点燃火把,而是悄然的开始了殴打,嘶咬,捅刀子。

    哪怕是李自成麾下大将郝永忠派去弹压的士卒们在弹压无效之后,也参与了进去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步,郝永忠也是哭无泪,他已经发现自己的亲兵也被裹挟其中,乱乱乱,错错错,这已经打成了糊涂战了。

    除非等到天亮,或者这些人都发泄完了,累了,再没有精力举起拳手,也抡不起刀子了,这场营啸才有可能终结掉。

    曹变蛟苟在wài wéi阵地看到这副场景,眼泪都快笑出来了,大顺军果然不出意料的营啸了。

    “全军都有,趁乱取胜,给本总兵压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黑夜之中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判决趁势发起突围,而曹鼎蛟这个牲口却不依不饶地钻进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王富贵这头大黑熊在黑夜之中更是他的主战场,熊的视力虽然不行,可是在黑夜之中却比人类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货皮糙肉厚熊高马大,杀入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,曹鼎蛟一时逞起威风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胳膊上绑着白布或者白毛巾的叛军士兵杀了出来,逢人就砍,见人就杀,为首之人正是提着一把大斧子的曹鼎蛟。

    “此斧之势,愈斩愈烈!”

    手持黑切的曹鼎蛟如入无人之境,几乎全是一斧一个小朋友,管你是长qiāng大刀,纷纷是一刀砍死,一时间竟然无人敢近身。

    曹鼎蛟只能多花费了一些力气跑去追赶他们,胯下亚洲大黑熊速度犹如闪电恰似疾风,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撞向敌军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有些虚脱的蠢贼自然不是这些养精蓄锐的明军对手。

    很快,大火蔓延到整个军营,数十万大军的军营乱哄哄的,柴火也是到处堆放,帐篷也是屋乱七八糟的,很快大火再也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人么,死的不算太多,估计还没有刚才营啸之时死掉的多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对于士气上的打击才是最为致命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判断到底来了多少官兵的援军。

    郝永忠还在指挥着亲卫包围曹鼎蛟,他如何不认得这一员明军大将,在大顺军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。

    曹鼎蛟毕竟势单力,他如同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,慢慢的被汹涌而到的人群所包围。

    郝永忠现在已经管不到战场的善的胜负了,唯一的信念就是要弄死眼前这个生死大敌,为大王除去后患。

    “败则败矣,誓杀狗贼曹鼎蛟。”

    曹鼎蛟也不含糊,一面带着自家兄弟在军营中乱窜,一面口中大呼说道;

    “弟兄们顶住啊,咱们十万大军都快到了,谁他妈还买小米呀。”

    郝永忠差点一口热血吐出,你们明军也就吹牛不打草稿吧,哪里整来的十万人啊?难不成你们还会生?

    “啾!啾!”

    突然有数十发炮弹毫无真正的砸到了大顺军的阵地上,无数人被火光吞没。

    明军总攻了!

    明军炮弹造成的伤亡不多,可是那种轰隆隆如同雷鸣的声音,再加上炮弹落地后bào zhà的响声,彻底让李自成麾下的叛军惊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据国史记载,时至崇祯十年七月二十五,我明军与叛军会战天津卫,大战五日有余,时值贼囚大员李岩拨乱反正,大乱闯贼,使其营啸之。

    总兵曹变蛟借此良机单即下令出兵,亲自披甲上阵,亲冒箭矢,沉着冷静,统领山东海军陆战队重创大顺主力,经此一战,为收复北直隶,彻底击溃叛军打下了浓厚的基础。

    曹鼎蛟并没有出现在剧本之中,因为这货推去了自己的功劳,按理说他这种时候应该在大同带领主力和皇太极会战呢,可曹鼎蛟放心不下北方的局势,才亲自带人来评定这场dòng luàn啊。

    毕竟李岩这个线人,一般人指挥不动,曹鼎蛟不得不亲自冒险。

    所以后人对于此战的争议也是非常大。

    有人说根本大顺不少降兵的口述,他们亲眼看到一头大黑熊和白衣白甲白盔的曹门神出现在战场上,队伍这才迅速的溃败了。

    反正大明官方是没有记载的,大家就只能把这当成一个笑话来听了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明了,战场上的硝烟逐渐的退却。

    曹变蛟带着海军陆战队清理着战场,无数的叛军跪在地上乞降,瑟瑟发抖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曹变蛟骂骂咧咧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里自称是属兔子的吧?这货肯定是兔子的祖宗,就是看不到他的人影。”

    曹鼎蛟耸了耸肩说道:

    “大兄,这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,等咱们把他身边的人越打越少,不信他能跑到哪里去,以后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了。”

    曹变蛟这才笑道: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经此一战,这北直隶算是平定了风波,再把他的残部收拾一下,就能解决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曹鼎蛟一脸郑重的说道;“大兄,你这边平定了李自成,陛下一定会厚赏之,小弟我就不领这份功劳了,先回去带着山西兵马fǎn gōng了,到时候还请兄长在山东策应。

    皇太极已经快打进山东了,兄长平定好北直隶之后,还请速速回防。”

    曹变蛟无语的说道:“你这就要撂挑子走人了?那么这些俘虏该怎么办?全杀了不成,哥哥,我可没有这么多粮食养他们。”

    看到自家哥哥的诉苦,曹鼎蛟哪里不知道情况,陛下那边又消减了开支,而他这里也断了进项,山东已经好久铸造新的战舰了。

    曹鼎蛟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这些叛军小弟我还有大用,全部送去大同当苦力吧,一个活着的叛军我给你算十两银子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口价,二十两。”曹变蛟贼兮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成交。”曹鼎蛟非常的直爽,一口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曹变蛟顿时愣在那里,他没想到自家弟弟这么直爽,早知道如此,他开口直接要三十两,不……五十两一个人好了。

    曹变蛟,曹鼎蛟两人对视一笑,兴奋地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崇祯皇帝呢?在他桌子上摆着一碗清淡的小米粥,他实在是没有胃口吃。

    崇祯皇帝在自己的书房内拿着自己有稀疏了一些头发,他怀疑自己会不会秃顶,这几天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,到处都是坏消息。

    内地叛乱不止,延安蒙古大军压境,山西大同,宣府皇太极也是派人与之对峙,然后甚至杀入关内,山东都是岌岌可危,而李自成那边也开始接触边关。

    难道大明就自觉于朕了吗??

    一群饭桶,朕要你们有何用,怎么没有一丁点好消息呀?

    “王伴伴…李自成那边…”

    崇祯皇帝突然想起,老王好像被他派去了山东海军当监军去了,这会儿应该在北直隶的战场上,就是不知战况如何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太监曹化淳突然捧着一份奏折,急匆匆的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大捷呀大捷呀!”

    崇祯皇帝一捧过奏章,顿时就乐呵乐呵个不停,大声喝道:

    “给朕上酒肉,谁tmd还买小米啊。”26